陈氏宰相系列之陈演

陈演,四川井研人。他的祖父陈效,在万历年间的朝鲜之役中,曾以御使的身份率军到朝鲜,协同朝鲜反抗日本权臣丰臣秀吉的侵略,在与倭军的厮杀中,他中枪身亡,死在朝鲜,被朝廷追赠为光禄卿。天启二年(1662),陈演考中进士,由于他写得一手好字, 被选为庶吉士,三年学习期满后,他当上了编修官,在翰林院从事文献汇要编辑工作。崇祯帝坐天下时,他做了詹事府的少詹事,一方面辅导太子学习,处理太子宫府众事务,一 方面主持司经局的经籍图书的编纂和校正,同时又任翰林院的经筵讲官,为皇上讲解经 史。

陈演在治理国事方面目光短浅,毫无韬略,是个十足的庸才,但对于如何混迹官场却十分精通,很有一套结交权贵的方法。他初入仕途,就利用在太子身边工作的机会,四处钻营。他看到崇祯帝十分厚待新科状元魏藻德,断定魏藻德将来必受重用,于是就极尽逢迎之能事,竭力讨好他。就这样,陈演很快就为自己织成了一道关系网。崇祯十二 年(1639),礼部侍郎王应熊的弟弟由于作恶乡里,为害一方,被当地乡民告到京城,状纸列罪状480 余条,其中170 多条牵扯到了王应熊。崇祯帝看完状纸,十分震怒,下诏 查办。王应熊担心此事脱不了干系,就私下找到陈演百般央求他暗中给以周旋,陈演只好应承下来。经过陈演的一番活动,时间不长这件哄动一时的案件就得到了平息,而王应熊也安然无恙地被释放了。区区一名詹事府的少詹事,竟有如此通天本领,着实让人惊叹不已。十三年(1640)正月,陈演升至礼部右侍郎,协同料理詹事府。但他并未满足现有的官职,就在这时他打听到了崇祯帝选官的内幕。原来,崇祯帝任命官吏从不重实学,而是简单地出几道试题,亲自考问臣下,要求当场回答,凡是答对称自己心愿的人都委以重任。陈演千方百计地和宫中崇祯帝的贴身内侍牵上了线,用重金买通了他,求他探听崇祯帝所要考问臣下的策题。十三年四月的一天,那个内侍偷偷地找到陈演,把刚刚得知的题目泄露给了陈演,陈演大喜过望,急忙回到家中,精心地做了一番准备。第 二天上朝,崇祯帝果然出了那几道策题,在众多的大臣中,只有陈演的答对最称帝心。崇祯帝自认为发现了一位治国之能臣,当场就赐他礼部左侍郎一职并兼东阁大学士,与谢陞一同入阁参预机务。陈演极善揣摩皇帝的心事,很快就得到了崇祯帝的宠信。十四年 (1641)八月,大臣黄道周上书出言不逊,触怒了崇祯帝,被发配到广西戍边。事情过后, 崇祯帝后悔,但碍于脸面又不好说出。陈演暗中察言观色,很快就摸着了崇祯帝的心思。 一天,他对崇祯帝说:“黄道周虽然有违圣意,但我听说他极孝顺父母,邻里都很敬重他; 现在他已戍边多时了,不如召他回来,以示皇恩浩荡。”崇祯帝一听,心里很舒服,便顺水推舟准了他的奏请,让黄道周官复原职了,而陈演在这一年也被授为礼部尚书,后来升为文渊阁大学士。十五年(1642),山东遭到严重自然灾害,当地官吏不仅不减免租税, 反而要多加征收。饥民们忍无可忍,纷纷揭竿而起,陈演奉命来到山东平乱,他用武力镇压了饥民们的反抗。回到京城,朝廷嘉奖了他,封他为太子少保,后改为户部尚书、武 英殿大学士。不久,他因事被人弹劾,就自动上书崇祯帝,请求免去自己的官职。但崇祯帝早已视他为心腹,哪里肯放他走,只是一味地好言相劝,仍让他留居京城。

陈演为人奸滑,心胸狭窄,为巩固自己的地位,他毫不手软地打击异己,排挤同僚。 当他感觉到朝中副都御使房可壮、河南道张煊等人对他态度稍有不恭,并力图摆脱他的辖制时,就立刻鼓动阁臣向崇祯帝进谗言,谎说房可壮、张煊肆意妄为,不守国法,终于使房可壮、张煊等六人被贬为小吏,再也无力和他作对了。当朝首辅大臣周延儒很瞧不起陈演,常常在公共场合给陈演制造难堪,陈演畏于周延儒显赫的权势,心内虽愤愤不已却也奈何不了他。这时,周延儒上了一道奏折,要求撤除厂卫机构。陈演看到有机可乘,立刻把这件事告诉了锦衣卫的主管人骆养性。骆养性听了,气急败坏,决心要报复周延儒。陈演就让骆养性暗中搜集了周延儒的许多不为人所知的事,把它上报给了崇祯帝,同时又鼓动魏藻德诋毁周延儒,十六年(1643)五月,周延儒终于被免了职,陈演也就顺理成章地当上了内阁首辅。从此以后,崇祯帝更加信任他,凡事都要征求他的意见,在被封为太子太保之后,陈演的权势达到了顶峰,不要说文武百官纷纷依附于他, 就连过去追随周延儒的人也都投奔到了他的门下。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面对正在风雨中飘零的明政府,陈演却无计可施,一筹莫展。十六年下半年,清兵强行入塞,洗劫 了山东、应天等 88 座府州县城后扬长而去;农民起义军在襄阳建立了政权,豫西襄城一 战又基本上摧垮了明军的主力。消息传到京城,崇祯帝急忙向陈演讨主意,根本不懂军 事的陈演早已吓得心惊胆颤,哪里还能想出好计策呢?他只好胡乱搪塞:“乱军进入关内, 一定会迷恋金银美女,恐怕不会伤害我们吧。”就是这样一个庸才,在十七年(1644)正 月,竟又得到了崇祯帝的封赏,他被封为建极殿大学士、任吏部尚书。

十七年春天,李自成率兵攻陷了陕西,又进逼山西。在商议对策时,蓟辽总督王永吉建议把宁远吴三桂的军队撤下来,驻守山海关,再选一批精兵强将西行遏制农民起义军。这样,即使是京师遇到险情,山海关的士兵也可马上出兵支援北京。崇祯帝听了,觉 得这个方法可行,但目光短浅的陈演只顾眼前利益,他以不能无故白白丢失200 里国土为由竭力反对,崇祯帝于是就放弃了这个作战计划。等到农民军即将攻打京城而京城却无近兵可援时,崇祯帝才后悔偏听了陈演的话,立刻下诏书让王永吉搬救兵,尽管王永吉快马加鞭,日行数十里,可等到他领兵抵达丰润时,农民军已攻陷了宣化、大同。陈演看到由于自己的原因导致如此大的祸事,惶惶不可终日,就上奏说身体有病,请求皇帝免去自己的官职,崇祯帝允许了,赐给他50 金做路费让他回乡下养病。

陈演被革职之后,蓟辽总督王永吉上疏陈述陈演的罪状,力主对他绳之以法,给事中汪惟新、孙承泽也认为应该追究陈演的责任。陈演入宫向皇帝辞行,听说了此事,就说弹劾他的人毫无证据,应该治他们的罪。崇祯帝很生气,叱责他说: “你这个人死了都不足以弥补你带来的祸事,现在竟还喋喋不休!”随即把他赶走了。也是陈演该死,由于他的行李很多,不能很快离开京城,而就在此时,农民军攻进了京城,他和魏藻德等800多大臣一同被俘,幽禁在农民军领袖刘宗敏营中。为了免受皮肉之苦,他每日献出四万两银子,四月八日义军首领释放了他。但四月十二日,由于李自成要向东进军攻打吴三 桂,担心在他走后,原明朝大臣会在后方生事,就改变了主意,把原已释放的明朝大臣重新抓了回来,秘密施以绞刑,陈演也未能幸免。

版权声明:
作者:陈克定
链接:https://www.cshyzqw.com/article/2022092214567.html
来源:陈氏后裔宗亲网
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