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氏宰相系列之陈循

明成祖朱棣以燕王的身份起兵,从侄子建文帝手中夺得帝位后,于永乐四年 (1406)下令筹建北京宫殿,准备迁都北京。永乐十三年三月,在北京举行了首次进士科殿试,录取进士351名,钦定陈循为第一甲第一名。

陈循,字德遵,泰和(今属江西)人,他是明代第十二名状元,也是在北京录取的第一名状元,他以前的11 名状元都是在南京考取的。中状元后,陈循入翰林院为修撰, 掌修国史。他熟悉朝廷典故,很受成祖器重,是他的重要侍臣之一。

永乐二十二年(1424)秋七月,成祖驾崩,他的长子朱高炽继位,是为仁宗,年号 “洪熙”。洪熙元年(1425),陈循进官侍讲,为仁宗讲解经史。但是,他当了不到半年的 侍讲,仁宗便病死了,享年40 岁。

仁宗死后,他的长子朱瞻基即位,是为宣宗,年号“宣德”。陈循入值南宫,宣宗每有大事,便征询他的意见,颇见信用,还赐给他玉河桥西面的一座豪华府第。宣宗每有巡行,都命陈循随从。不久,进官为侍读学士,侍从宣宗讲读经史。

有个叫张楷的御史向宣宗献了一首诗以邀宠,谁知,宣宗看了不合心意,大为恼火, 陈循劝谏说: “他也是个忠臣!”宣宗遂不追究。

宣德十年(1435)春正月,38岁的宣宗驾崩,他的长子朱祁镇继位,是为英宗,年 号“正统”。

英宗年方9 岁,遵照宣宗遗训,军国大事由太皇太后张氏裁决。张太后委政内阁大学士杨士奇、杨荣、杨溥,时号“三杨”,但英宗宠爱的是个叫王振的太监。王振是蔚州 (今河北蔚县)人。他自阉入宫,被宣宗指派到东宫,服侍当时还是皇太子的朱祁镇。他 善于逢迎,大得皇子欢心。英宗即位仅半年,便提拔他做了司礼监太监。司礼监是明朝 宫廷24 个宦官衙门中最重要的一个,掌管皇城的一切礼仪、刑事,更为重要的,是替皇 帝管理一切奏章,代皇帝批答一切奏疏。那些奸臣之辈往往乘机弄权。王振便是这样。他狐假虎威,依恃英宗专权跋扈,不把“三杨”放在眼里。

正统元年(1436),陈循以侍讲学士的身份兼任经筵讲官,与英宗讲论经义,后进为翰林院学士,成为英宗的顾问。正统九年夏四月,入直文渊阁,参预机务。

这时,杨荣、杨士奇已先后病死,剩下一个杨溥也已年迈。礼部援引“三杨”典掌机务之例,奏请以陈循、马愉、曹鼐三人职掌内阁。马愉是宣德二年(1427)状元,曹 鼐为宣德八年状元。内阁三大臣皆为状元郎。正统十年(1536),陈循进官为户部右侍郎 兼翰林院学士。

正统十四年七月,蒙古瓦剌部首领也先分兵四路,大举入侵。明军溃败,塞外城池仅剩一座大同(今属山西),也被也先包围。在王振的鼓动下,英宗御驾亲征。结果,在 土木堡(今河北怀来东南)大败,英宗被俘。

消息传到北京,举朝震恐。为了安定人心,太皇太后下诏,立英宗年仅2岁的儿子 朱见深为皇太子,以英宗的弟弟郎王朱祁饪监国。也先跃跃欲试,准备南下。一些胆小 的官员鼓噪着迁都南逃,兵部左侍郎于谦坚决反对。于谦是钱塘(今浙江杭州)人,生 性刚直,不事权贵。他主张坚守京师。陈循极赞同于谦的观点,建议敕令沿边各地遣精 锐骑兵入卫京师;驰檄西北回族人,让他们采取行动,作岀进攻瓦剌的样子,以疑敌。朱祁钰深以为然。

九月初六,朱祁钰即皇帝位,年号“景泰",是为代宗。十月十一日,也先的大军攻 临北京城下,列阵西直门外。京城军民顽强抗敌,两军相峙5天,也先屡败,仓皇撤围 而去。

北京保卫战的胜利,有陈循一份心血。

陈循博学多才,他把古时帝王的言行编辑成《勤政要典》一书,献给代宗,以资借鉴。代宗大为高兴。黄河以南,长江以北大雪,麦苗多死,陈循上疏请拨款和发放麦种给贫民,代宗允准。

陈循的言行颇受众人称誉。但是景泰二年,(1437)发生的一件事却让众人失望。

这年,陈循的夫人病死,运回家乡下葬。陈循看中一块风水宝地,但此地不属陈家, 陈循硬要弄到手,和人家争了起来。陈循被巡按御史判为败诉,陈循便上疏攻击巡按御 史。宁德(今属福建)人林聪时为吏科都给事中,稽察官吏违误,上疏弹劾陈循,言辞激切,力主绳之以法。代宗肯定了林聪的言论,但又对陈循置之不问。

陈循的名声本来很好,但出了此事后便声名狼藉。

不过,代宗很欣赏他,他的官位照旧升迁。争地事过之后不久,他又进官为太子少保兼文渊阁大学士。

代宗之所以如此厚待陈循,是有原因的。代宗是由于一个特殊的机遇使他登上了帝 位,但皇太子不是他的儿子,而是英宗之子朱见深。他想废黜朱见深,立自己的儿子朱见济。这样做必然会有人反对。因此,代宗便有意拉拢一批大臣,届时好拥护他更易太 子。陈循是内阁大臣,举足轻重,正是代宗笼络的重要对象。

为了进一步拉笼陈循等人,代宗又赐陈循白金100两。另一位内阁大臣高谷也得到 白金100两。江渊、王一宁、萧鎡三位内阁大臣各得50两。

但是,仍有一些人反对,就连代宗的皇后汪氏也不赞成。代宗一怒之下,废了汪皇后,另立朱见济的生母杭妃为皇后。即使如此,也不能完全平息反对派的谏争。不过,几 个内阁大臣得了好处,表示不会反对,代宗也就放心了。

景泰三年五月,代宗正式下令废皇太子朱见深为沂王,另立自己的儿子朱见济为皇 太子,陈循对此事没有任何反对的表示。

代宗见更易太子一事很顺利,十分高兴,给陈循加官太子太傅,又以皇太子的名义 赏赐金银布帛。一个月后,又赐陈循等五个内阁大臣黄金各50两,擢陈循为华盖殿大学。

当时,陈循是内阁中资格最老的大臣,加上受到代宗的信用,颇刚愎自用。内阁大臣高谷十分不满,但又拿他没办法,他想把为人强悍的太子太保王文拉入内阁,以对付陈循,遂上疏请增加一名阁臣。代宗诏准。陈循推荐他的同乡萧维祯,高谷推荐王文,王 文得到宦官王诚的帮助,入直文渊阁,但王文入阁后很快便与陈循抱成一团,高谷极为 怨恨,却也无可奈何。

景泰八年(1457)春正月,代宗病倒了。眼看一年一次的郊祀大典即将来临,他支持着病体来到南郊斋宫,把武清侯石亨召到榻前,要他代行郊祀礼。

石亨,渭南(今属陕西)人,勇武过人。也先兵临北京城下,石亨于德胜门大败也 先兵,被封为武清侯,代宗召他时,他官居太子太师。石亨应诏入斋宫,见代宗已病入膏肓,出来后便去找都督张、左都御史杨善和太监曹吉祥,密谋请太上皇朱祁镇复位。

原来,也先俘虏英宗后,要挟明朝不成,军事进攻又遭失败,遂于景泰元年八月初 二释放英宗。英宗回北京后,他弟弟朱祁钰已即位,英宗以太上皇身份幽居南宫,但他 念念不忘复辟。

石亨想帮助英宗复位,以永保富贵。在他和张()、杨善、曹吉祥的周密策划下,正 月十六日夜,朱祁镇重新登上了阔别八年的帝位。

英宗复辟后,废代宗为郕王,迁往西山。不几日,郕王便病死了,年仅30 岁。接着 英宗在石亨的唆使下大肆报复代宗的宠臣,于谦、王文被处死,陈循被狠揍100 棍子后, 流放铁岭卫(今辽宁铁岭)。

陈循在荒凉的铁岭卫过了4 年的流放生活,从北京传来消息,石亨因弄权而被逮捕  下狱,死在狱中。陈循上疏英宗,说: “天位,陛下所固有。当天命和人意都归于陛下时, 群臣备法驾,恭诣南宫,奏请陛下再次临朝,不仅皇宫中没有任何骚动不安,而且也可 以表明天下永远是陛下的。而石亨等侥幸一时,其计谋也不过顺从天命人意而已。最后, 他们都自取灭亡。臣效命多年,曾有一些苦劳,被石亨等排挤,惟请陛下怜悯、明察!” 他此道奏疏,为英宗歌功颂德,替自己分辩,乞求英宗开恩。英宗阅毕,诏令释放陈循 为平民。

一年后,陈循病死。

宪宗即位后为于谦平反昭雪,陈循的儿子乘机上疏,说其父亦应昭雪,于是宪宗诏 令恢复陈循的官位。

版权声明:
作者:陈克定
链接:https://www.cshyzqw.com/article/2022092212557.html
来源:陈氏后裔宗亲网
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