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氏宰相系列之陈宜中

陈宜中.字与叔。温州永嘉(今属浙江)人。

陈宜中出身贫苦,自小刻苦好学,但性情孤傲。进入太学后,更多地了解了现实社 会,加深了他对宋理宗统治下的南宋王朝的认识,日益产生了对其腐败王朝的不满。当 时,董宋臣、卢允升等一班内侍被理宗引为心腹,飞扬跋扈,权势日盛。丁大全又因勾 结董、卢二人,贿赂阎贵妃,成了理宗的左膀右臂。他们妒贤疾能,结党营私,争权夺利,把个朝廷搞得乌烟瘴气。他们误国害民的行径,遭到了朝野上下正直人们的强烈谴责和反对。已在太学颇有名气的陈宜中正处在年轻气盛、血气方刚之时,十分看不惯丁大全的做法,岀于一腔热血和对宋廷的一片忠心,他联合黄镛、刘黻、林则祖、陈宗、曾唯五人,联名上书批评丁大全,得到了多数人的支持。丁大全十分恼怒,通过御史吴衍, 弹劾六人妄言乱政,把六人开除学籍,送与远州监管。在陈宜中六人被赶走之际,一些太学生相伴送行,称他们为“六君子”气表示对他们的钦佩和对丁大全专权的不满。由此更激发了丁大全对陈宜中等人的愤恨,命人在太学中立了一块碑,碑文上刻有“禁止诸生妄议国政"之语,并且告诫太学生,如果自此之后再有上书的,将与陈宜中等人一样 下场,慑于丁大全的淫威,许多人敢怒不敢言,舆论顿时沉默下来。

天庆元年(1259), 丁大全终于被贬流放,吴潜担任丞相,上奏理宗召回陈宜中。及 陈宜中回京,吴潜已被罢免,大权落入贾似道之手。贾似道当权之初,极力笼络人心,拉 拢人才,为其所用。陈宜中一回来,贾似道就派人向他表示慰问,予以重用。陈宜中对贾似道的知遇之恩感激不尽,在以后的官场生涯中,陈宜中唯唯喏喏,往日的锋芒尽失, 昔日的热血已冷,走上了与贾似道同流合污之路。

贾似道乃理宗、度宗两朝宰相,独揽朝政,权倾一时。陈宜中自跟随贾似道后,仕途生涯一帆风顺,青云直上。由绍兴府推官、户部架阁、秘书省正字、校书郎,不几年就升为监察御史。渐渐地成了贾似道的得力助手。

咸淳三年(1267),程元凤被任命为左相,贾似道担心有了左相后,妨碍他专权,不能为所欲为,所以千方百计欲去之而后快。陈宜中心领神会,上书弹劾程元凤,说他与丁大全共政时,危害百姓,为宗社之祸害。经陈宜中这一弹劾,程元凤的左相位子坐不 住了,不到一个月就被第二次罢相。贾似道如愿以偿,继续作威作福,独揽大宋政权。陈宜中也由此更为贾似道所倚重。

咸淳十年(1274),陈宜中担任签书枢密院事兼权参知政事;德祐元年(1275)又升任枢密院事。此时,元军攻下襄樊后,派20万大军水陆并进,欲一举消灭南宋。在元军猛烈攻击下,降将如潮,大片宋土相继沦陷。德祐元年正月,江州(今江西九江)、安庆失陷,长江中下游重镇皆失,朝廷危在旦夕。京师太学生集体上书,呼吁“师臣"亲征, 贾似道不得已,在临安开建都督府,但贾似道十分害怕元军,迟迟不敢出兵。拖了很长时间,才到了芜湖江上督师。贾似道出朝后,陈宜中担任参知政事一职,执掌大权。贾似道非但没有取得胜利,反而在鲁港(芜湖西南)遭到惨败。其幕僚翁应龙携带都督府 的帅印逃回,陈宜中一见,连忙询问贾似道现在何处,翁应龙竟然不知。陈宜中考虑到 贾似道此时也许已死,即使不死,也会失势,反对派决不会饶过他。自己因为依附贾似 道,短期内升为执政,自然也会成为攻击的目标。怎样应付这种局面呢?他很快为自己找到了一条退路。上书太皇太后谢氏,请诛贾似道以正误国之罪,谢太后只罢去了贾似道的平章军国重事和都督诸路军马的职务,但贾似道罪大恶极,谢太后的从轻处分,不足以平众愤,太学生和台谏官纷纷上疏请杀贾似道。在这样一种形势下,朝廷只得把贾似道贬斥,送往循州安置,途中被监押官杀死。

贾似道虽死,但其余党仍然掌握一部分重要部门,象贾的亲信韩震掌握禁兵,在贾似道被贬后,韩震扬言要为其主子报仇,他手中的禁兵也蠢蠢欲动。这时的陈宜中极力想摆 脱贾似道同党的阴影,就主动表示他可以制服韩震。在一切准备就绪后,陈宜中派人给韩 震送信,约他共商事情。以往,与韩震关系不错,所以韩震毫不怀疑,如约来到陈家。一进门,早已埋伏的壮士立即抓住了韩震,贾似道的其他亲信爪牙也纷纷落网,而陈宜中却没有被这场政治旋涡卷走,反而得到了提升。人说陈宜中权术狡诈,从中可见一斑。

德祐元年(1275)三月,陈宜中从参知政事升任右相兼枢密使。此时章褴逃走,王爚为左丞相。王爚与陈宜中二人意见向来不一,共同执政后更是水火不相容,每每议论 国家大事总是相持不下,关系紧张。这年六月两人又为台臣孙嵘叟的一则上书闹得不可 开交。孙嵘叟在上书中谴责谮说友、吴益、李珏丧师失地,朝廷应该贬斥,王爚认为孙嵘叟的意见是非常正确的,而陈宜中却对三人进行袒护,两人产生严重分歧,双双提出辞职。谢太后权衡左右,以陈宜中为左丞相,留梦炎为右丞相,王爚为平章军国重事。

德祐元年十月,元兵从建康分三路向临安挺进。南宋小朝廷危在旦夕。在这危险的 时刻,身为丞相的陈宜中虽然被另外封了个都督诸路军马的职务,却不去前线亲自督师, 他的这一做法遭到了许多人的不满。王爚上书说,如果陈宜中不愿去,他愿赴汤蹈火,亲上前线督师,解救危难。正当朝中为此事争议不下之际,京师太学生对陈宜中等误国误民的行径表示了极大的愤慨,上书弹劾,历数陈宜中的过失:

(一)赵潛、赵与鑑都是弃城而逃,陈宜中为其过失开脱;

(二)令狐槩、谮说友皆以城降元,陈宜中为其包庇;

(三)文天祥出兵勤王,陈宜中相信谗言,阻挠文天祥救驾;

(四)贾似道丧权辱国,陈 宜中表面谋求处罚,背地里却庇护他;

(五)元兵至国门,不发勤王兵,宰相当出督领兵作战,而陈宜中畏缩犹豫;

(六)吕师夔狼子野心而陈宜中使之通好乞盟,把张世杰步兵 用于水,刘师勇水兵用于陆,指挥错误,失之战机,因此遭致失败。总之,陈宜中误国 不亚于贾似道误国。此书一上,陈宜中十分恼火,竟不辞而别。朝廷下诏命他回来,陈宜中拒不奉诏。宋廷毫无办法,最后罢了王爚的职,命令临安府逮捕京师太学生,又召 陈宜中回朝,陈宜中还是不予理睬。谢太后只好亲自岀面慰请,陈宜中才勉强回来,复为右相。

这时元军三路逼近临安,攻击猛烈,陈宜中已经乱了阵脚,只有求和一条路。于是, 便派使臣柳岳到元军请求伯颜退兵讲和。但遭到了伯颜的拒绝。柳岳无辞可对,只好回来。陈宜中又派宗正少卿陆秀夫及兵部侍郎吕师孟,与柳岳再赴元军,情愿称姪纳币,若 不可,再降称姪孙。然而,伯颜大举攻宋,要的是大宋江山,而不是要收个赵姓皇帝当姪孙,他断然拒绝了南宋的要求,必欲使宋朝君臣出降。谢太后召集群臣会议,这时文天祥请命吉王、信王出镇闽、广,徐图恢复。后吉王赵昰被进封为益王,出判福州。信 王昺进封为广王,判泉州。而陈宜中则恳请谢太后迁都,先是谢太后不肯,后来在陈宜中的一再请求下,谢太后答应迁都,可是到了晚上,却不见了陈宜中的人影。迁都非小事,事岀仓促,难以成行。

到第二天晚上,伯颜已到皋亭山(今杭州东北),阿剌罕、董文炳各军会合一处,前 锋抵达临安府北新关。文天祥、张世杰等大臣请三宫(太皇太后、皇太后、少帝)转移 海上避难,自己率兵背城一战。陈宜中又冒了出来,认为这样做是冒险,不同意,但暗地里却为谢太后定策投降。

正月十八日,陈宜中派大臣杨应奎向元军献上传国玉玺,并递上降表。伯颜接受降表后,即派使者通知陈宜中,让他前往商议投降条件,并且捎信说:“非宰相不能讲和消息传回临安,陈宜中吓得魂飞胆破,唯恐此去性命难保,连夜逃往温州,撇下皇帝不 管,径自逃命去了。

陈宜中逃走的第二天,谢太后加封文天祥为右丞相兼枢密使,出面议降。二月五日, 在伯颜一手策划下,临安皇城里举行了受降仪式。临安沦陷后,南宋一些不甘就范的文 臣武将,得知益王、广王抵达温州,都怀着东山再起的心情前去投奔,陆秀夫、张世杰 等陆续来到温州,陈宜中出逃带出来的船队,也在温州附近的清澳,三支人马聚集在二王麾下,立即拥戴赵昰为天下兵马都元帅,广王为副元帅,发布檄文,诏令各地勤王,光复宋朝。

少帝赵()被虏北上后,陈宜中、张世杰、陆秀夫等人就在德祐二年(1276)五月一 日,拥立益王赵昰为帝,陈宜中被任命为左丞相,组成行朝的权力中枢,企图重整旗鼓, 中兴朝政。这时,逃出魔掌的文天祥来到行朝,朝臣们主张任命文天祥为右丞相。但文 天祥和陈宜中向来意见不和,关系不睦,而此时的陈宜中仍然私心极重,不顾行朝安危, 一意孤行。文天祥提出回师温州,图谋进取,遭到了陈宜中的拒绝,陈宜中就命令文天祥在南剑州建立都督府,经略江西,把他挤岀了行朝。

行朝建立后,重新为亡宋的抗元斗争注入了一点生机,但在元军的猛烈进攻之下,江 西、广东战场均遭失败,扬州城也告陷落。元兵长驱直入福建,接连攻陷建宁、邵武、南 剑三地,福安府屏障尽失.受到很大威胁。陈宜中等人惊慌失措,匆匆护卫端宗和卫王登舟入海。之后南宋小朝廷一直设在船上,成为海上流亡政府,四处漂泊。景炎二年 (1277),元世祖忽必烈命水陆齐进,剿灭行朝。在元兵大举进攻下,行朝转往珠江口外的井澳。在井澳,遭到了元将刘深的穷追,宋军大败。大陆无法立足,辽阔的大洋也无藏身之地,君臣商定,打算迁往占城(今越南境内),派左丞相陈宜中前往联络。结果陈宜中泥牛入海,一去不返,只留下小朝廷继续游荡海上直至灭亡。至元十九年(1282)元兵攻占占城,陈宜中逃到暹国(今泰国),死在异乡。

版权声明:
作者:陈克定
链接:https://www.cshyzqw.com/article/2022092211555.html
来源:陈氏后裔宗亲网
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