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氏宰相系列之陈凖

陈準,许昌(今河南许昌东)人,自幼在颍川许昌长大。成年后,顺理成章地步入 仕途。大约在晋惠帝即位之初,被擢为中书令。

元康年间,陈準当青州刺史的父亲陈佐病逝。自太康年间,大臣可以守丧三年,渐 成定制。但此时,陈準和傅咸等人,忙于争权夺势,守丧三年,无疑是坐失良机。于是陈準回家匆匆办完父亲的丧事,就赶忙回朝中履职。从此朝中又改了章程,大臣居丧,不得再终丧三年。

晋惠帝元康六年(296)八月,氐帅齐万年在秦雍反晋。晋惠帝派梁王司马肜和安西将军夏侯骏率建威将军周处、振威将军卢播西征。周处原任御史中丞,刚正廉洁,不避权贵,曾经弹劾梁王违法。此番在梁王麾下西征,陈準深为周处担心。他在朝廷中公开讲:“梁王和夏侯骏都是皇亲贵戚,都不是将帅之才。这些人不追求战功,因为他们名位已达到极点,即使取胜,立下赫赫战功,他们也不会引以为荣耀;他们又不害怕失败,即使大败而归,谁也不能追究他们的责任。他们虽带十万人马,也难以成事。周处原本是东吴官员,忠烈直爽,勇敢刚毅,在西征的将领中他只有仇敌,而没有故交。应该诏令积弩将军孟观率精兵万人作为周处的前锋,这样才能平定反叛。否则,梁王肯定为挟私报复,派周处孤军深入,陷入敌军重围而坐视不救,必定要失败。”但没有被釆纳。当时朝中官员深深佩服陈準的见解,都认为周处此去,性命难保。周处的好友伏波将军孙秀劝他借口照顾老母推辞此行。周处以忠孝不能两全婉辞。

齐万年得知周处在梁王节制下出征,大喜过望,说:“周处如果不受制于人,自己率大军前来,我们谁也抵挡不了他。现在受制于人,必将被我生擒。”

果然不岀陈準所料,大军行至雍州,夏侯骏一再督促周处率五千军马孤军深入。周处的军队粮草不继"没有援军,被齐万年七万大军包围。周处明知被奸臣陷害,仍率部奋战,杀死万余人,最后全军覆灭。晋惠帝和朝中文武虽然责怪梁王司马肜,但谁也无法治他的罪。

元康八年(298),陈準和中书监华廙再次上疏,历数几年来梁王和夏侯骏在西北师 劳而无功,陷害忠臣,上下离心,难以胜敌。保荐孟观文武双全,沉着刚毅,可堪大任。 朝廷在不得已的情况下启用孟观。孟观率他的宿卫兵,并接管了关中军队,身先士卒,亲冒矢石,经过十几次交战,终于生擒齐万年,平定叛乱。

永康元年(300),中护军淮南王司马允率帐下兵七百余人包围了赵王司马伦所居丞相府,要杀专权的司马伦。陈準的弟弟、太子左率陈徽率东宫兵在宫内响应。司马允率军队列阵于承华门前,瞄准相府,万箭齐发,矢如雨下。司马伦和他的下属藏在树身后边,结果每棵树上都插满了数百枝箭。双方从早晨一直交战到下午,仍然相持不下。司马允的军队一时难以攻入相府。

陈準担心再相持下去.对司马允不利。因为京城中,司马伦党羽众多,而司马允手下只是他密养的杀手,在人数上处于明显劣势。陈準想暗中帮司马允一把,就向晋武帝建议,用白虎幡来制止双方再打下去。白虎幡本来是用以鼓励军队进战的旗帜。陈準的用意,是他知道晋惠帝愚庸,借制止双方交战为名派士兵持白虎幡到阵前,让司马伦的士兵见了以为司马允率军来攻打司马伦,是岀于晋惠帝的旨意,这样司马伦的军队就不攻自溃。晋惠帝不明就里,就派司马督护伏胤率四百宫廷兵手持白虎幡从宫中列队而岀。

不料陈準此计不成,反倒害了司马允。赵王司马伦的儿子汝阳王司马虔当时在门下省任侍中,看透了陈準的用心,当时不动声色,待到伏胤率白虎幡队将出城门时,将伏胤拉到一边,三言两语就将伏胤收买过来。伏胤手持没有写诏书的空版出宫,诈言有晋惠帝的诏书来帮助淮南王,,司马允不知有诈,就让士兵开阵放伏胤进来,并下车受诏。就在司马允跪倒在地的一刹那,伏胤抽刀将他的脑袋砍下。司马允一死,其部下群众无首, 四散奔逃。一场皇族内部的厮杀,就这样告一段落。

这年八月,陈準由光禄大夫晋升太尉、录尚书事,封广陵公。不久,就病死了。

陈準死后,太常上奏皇帝请求讨论对他的追谥。国子博士嵇绍上奏:“谥号应该永垂不朽。大行受大名,细行谥细名。陈準的谥号应该是‘缪'。”

版权声明:
作者:陈克定
链接:https://www.cshyzqw.com/article/2022092115536.html
来源:陈氏后裔宗亲网
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