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氏宰相系列之陈球

陈球,字伯真,下邳淮浦(今江苏涟水)人,元初五年(118)出生于一个官宦世家。 父亲陈亹(wei)官至广汉太守。其家族书香门第,家学渊源,累世著名。在其家风的影 响下,陈球在很小的时候.就广泛地涉猎儒家经典,这为他以后的为人处世都打下了深深的烙印。另外,陈球还很擅长律令。

阳嘉(132-135)年间.陈球被当地推举为孝廉。在此之前,根据汉代的惯例,只要当地官员认为他治下的人员,为人孝顺廉洁、守法奉公就可以推举为孝廉。但到了阳嘉元年,左雄担任尚书令.情况有了变化.他认为各州、郡推举的孝廉有很多失实,因此特意奏请朝廷,凡是察举孝廉的必须年满40岁,且生员要考儒家课合格方能入选。如果确实有超过一般人的独特才能,像古时的颜渊、子奇那样,才可以不拘年岁。皇帝准奏,且下诏颁发全国。当时的广陵郡(郡治广陵,今江苏扬州)推举了个孝廉叫徐淑,到长安应举,年龄未到40。考官责备他违反规定,徐淑就说:“诏书写得清楚,像颜渊、子 奇那样有才能的可以不拘年岁,所以本郡推荐了我。”考官无言反驳,左雄闻言马上召徐淑入见,笑着问他:“当年颜渊闻一知十,不知先生闻一知几呀?”说得徐淑无言以对,默然返归,回乡去了。而荐举他的太守,因为荐举失当而丢官。还有好多官员,也因为荐举不力,遭到罢黜。因此,在左雄担任尚书令的十年当中,各郡县的官员没有敢轻易荐举孝廉的。而陈球就是在这个时候被荐举出来的,并且因为才能优异而入选,被授予郎中的官职,这时陈球还不满20岁。 :

随后,陈球又担任过尚书符节郎、慎陵园令、中东城门侯这样的小官。不久,又升为繁阳(今河南内黄西北)县令。因为为官清正廉洁、治理有方,很受当地老百姓的欢迎和拥戴。繁阳县属于魏郡,当时的魏郡太守是个有名的贪官,经常向属下勒索财物。有些属下为了升迁也乘机搜刮百姓讨好他,只有陈球没有一点送礼的意思,依旧我行我素。 太守大怒.决定给陈球点颜色瞧瞧。太守的手下有督邮一个官职,是负责督察本郡各县的。太守就把督邮叫去痛打一顿,想让他罢了陈球的官。但督邮无论如何都不肯这样做。 他说:“你要想打就再打我一顿好了.繁阳县令是不能赶的。咱们魏郡共有15个县,这 15个县里.只有繁阳令有不同于一般的政绩,最受百姓拥戴。如果现在无缘无故罢他的官,那定会招致天下人的非议,对你我也没什么好处。”太守只得作罢。

陈球的仕途颇不顺利。繁阳令本不是什么大官.由于他母亲病故.按规定陈球脱去官服,回乡为母亲服丧。服丧期满,陈球再次被公府征辟,官拜侍御史。这个时候,正赶上桂阳(郡治郴县,今属湖南)发生民变。变民在头领李研的带领下,群聚进犯荆州各郡县,当地官吏懦弱不能禁止,有闹大的趋势。太尉杨秉上表.荐举陈球为零陵(郡 治泉陵,今湖南零陵)太守。陈球走马上任.采取紧急措施安定人心。只一个月的时间, 就使李研为首的民变,消于无形。然而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荆州兵士朱盖等,因为戎役太久,而当官的又苛扣粮饷.于是率兵作乱,跟桂阳变民首领胡兰等三千多人联合起来, 再次攻击桂阳。桂阳太守任胤弃城逃走,变民人数遂多达数万.转而攻打陈球守卫的零陵。陈球坚决抵抗。零陵地势低洼,十分潮湿.城堡又是木头筑成,几乎无险可守。郡城百姓十分恐慌。部属们请求陈球先把家眷送到安全地带避难。陈球生气地说:“郡守手中拿着一半国家的虎符.负责一郡的安全,岂可为了自己的妻子儿女,而致使国家政府的威信受到伤害?再说这种话.劝我逃走,定斩不饶! ”于是他把城中所有的官吏、百姓, 不分老弱都发动起来,一齐上阵固守零陵。陈球还让人把大木头挂上弦制成大弓.给长矛粘上羽毛,姑且当箭.用机械发射,射程可达一千多步,给变民造成很大的杀伤。后来变民们堵塞河流.引水灌城,零陵城中一片汪洋。陈球在城内顺着地势,破坏了他们 的堤防,使大水又反灌回去。双方相持十余日,变民始终攻不下零陵郡。这时,中郎将度尚率步骑兵二万余人,南下援救零陵。陈球征发兵民和度尚里应外合,内外夹攻.大破敌兵,斩获朱盖、胡兰等首级3500余人。因为陈球守城有功.皇上特意下诏重赏,赐钱50万,并把陈球的一个儿子提拔为郎官,陈球也调为魏郡太守,又征拜将作大匠,负责修建桓帝的陵墓。陈球躬亲作事,身先士卒。在他的带动下,人人奋勇。工程结束,所耗银两比预算节省开支达数万两之多,于是他被调为南阳太守。不久,因为父亲有病.去官归省,居家半年,后转而被授为廷尉一职。当时担任司徒的是桥玄,他一向与陈球不和,现在位至三公,便乘机报复.找了个借口把陈球治罪,将其削职为民。陈球返乡途正赶上五月朝廷大赦天下,于是又官复原职,再任廷尉。

东汉时候宦官势力很大.特别是灵帝的时候.宦官的权力达到了顶峰。朝廷内外重要官职几乎都被宦官占据了 .宦官的权势大到什么地步呢?据说有一个富人叫孟佗想得个官做,他就结交宦官张让的管家奴,送给管家奴很多财物,只要管家奴当众对他一拜。 某日,孟佗去谒见张让,张让门前求官的人常数百成千.孟佗的车子不能前进。管家奴就率领一群苍头(低级奴仆)迎到路上拜见孟佗.并把他的车子抬进门去。求官人见了大惊,以为孟佗是张让的好朋友,既见不着张让.就转而争着送孟佗珍宝。孟佗分出一 小部分送给张让,就讨得了张让的欢心,让他做到了凉州刺史。就是在这种情况下.朝 中一批正直的官员仍然洁身自好,不与之同流合污,并与之作不屈不挠的斗争.陈球就是其中的一位。

灵帝皇后的父亲窦武以大将军身份全权处理国务。窦武痛恨宦官专权,与大臣陈蕃等人密谋诛杀这批权势熏天的奴仆,事泄被杀.窦妙被囚禁在南宫中的云台中.窦氏亲 戚一律流放比景。获悉老母在流放地去世,窦妙悲愤不已,也一-病不起,六月十日在她 被软禁的南宫云台去世。宦官们深恨窦家,所以把她的尸体放在专门拉运行李和衣服的车辆上拉到洛阳城南市场官舍,停尸数日。宦官头子中常侍曹节、王甫打算用“贵人”的仪式埋葬这位太后。灵帝刘宏说:“皇太后亲自把朕扶到帝王宝座.继承王朝大业.有功 于国,怎么可以这样送终!”于是仍用皇太后身份发丧。曹节等又打算把窦太后埋葬在别处,而把桓帝的妃子冯贵人的牌位送入桓帝祭庙,配享香火。灵帝拿不定主意,于是下诏召集文武百官在金銮宝殿上集会讨论,特派中常侍赵忠主持会议,赵忠自然也是宦官大头目。太尉李咸当时正卧病在床,听说这事,挣扎着爬上车子,并在袖子中藏上毒药, 与妻子诀别说:“如果窦太后牌位不能跟先帝并列,共享祭祀,我誓不生还!”集会开始, 岀席讨论的数百人,你看我,我看你,互相观望,没有人敢先发言。赵忠说:“既然大家没有别的意见,议案就这样确定了。”各公卿面面相觑,不知该如何是好。廷尉陈球这时 挺身而出,说到:“窦太后盛德世家,以天下母仪全民,配享先帝,应该是毫无疑问的。” 赵忠觉得陈球也不过说说而已,决不敢下笔,于是露齿而笑,说:“陈廷尉请你写下理由! ” 陈球并不推辞,取过纸笔,随手草成数行,遍示众人。纸上写道:“窦太后在深宫之中恩德厚重,作天下母亲的典范。先帝过世,窦太后主持大计援引陛下登极,继承汉家祭庙香火,贡献至伟。不料,兴起大狱,被迁往空宫不幸早逝。窦家虽然有罪,事情并不是皇太后主使发动,如果安葬到别处,诚恐使天下人失望。而且,冯贵妃坟墓曾被盗,骨骸暴露,跟盗贼尸体混杂一起,魂灵受到污染,并且对国家没有丝毫功劳,怎么有资格配享至尊?”赵忠看到陈球真敢动笔,脸色陡变,上下打量陈球,鼻孔嗤出几声冷笑,说: “陈廷尉创建此议,可谓胆略独豪哇!”陈球应声说道:“陈蕃、窦武本已冤枉,皇太后更无缘无故被软禁,我一直痛心,天下人无不愤慨叹息,今天把话说出来,会议后即使受到报复,我也心甘情愿。”李咸起先不敢说什么,听了陈球一番义正辞严的话,接着也表 明态度:“我的原意也是如此,陈廷尉的建议和我一样,皇太后不宜别葬。”与会文武百官,开始都为陈球捏一把汗,现在则为自己不如陈球感到羞愧,听了李咸的话,也纷纷同声附和:“理应如此。”赵忠自觉势孤,悻悻而去。在陈球和李咸的坚持下,七月二日, 窦太后被安葬于宣陵,并被追谥为恒思皇后。

熹平六年(177),陈球由廷尉迁官卫尉.负责皇城警卫。七月,司空刘逸免职,陈球又由卫尉擢升为司空。十一月京师发生大地震,陈球因此被免去司空一职,改任光禄大夫,后来又担任廷尉、太常。光和元年(178)九月,陈球由太常擢升为太尉。陈球夙怀忠直,又得罪过太监,做了两个月的太尉,便被阉党排挤,借着月食为名,坐致策免, 改任光禄大夫。光和二年(179),开始担任永乐少府。他暗地里与司徒刘郃密谋,准备 除掉宦官,重整朝纲。司徒刘郃的哥哥、侍中刘倏曾跟窦武共同谋划诛杀宦官,事情败露,与窦武一同被杀。刘郃为兄衔怨,也想诛灭权阉,好借消宿恨。陈球联合刘郃,向其进言说:“你出身皇族,位至三公,天下人都向你瞻望,你是国家安全的柱石,怎么可以随波逐流,跟世俗人士一样唯唯诺诺,唯恐得罪别人呢?曹节等一群宦官,为所欲为, 长久地围绕在皇上左右,你的兄长也被曹节等人谋害,你应该早日谋求对策。我们共同荐举卫尉阳球,再当司隶校尉,就可以顺利地逮捕曹节等人,予以诛杀,然后圣明的君王亲自主持朝政,天下太平马上就可以实现。”刘郃说:“宦官的耳目、眼线,密布各处, 恐怕我们还没有商议妥当,就先遭受灾祸。”陈球说:“身为国家栋梁,国家危险却不去 扶持,还要我们这种辅佐干什么!”在陈球的劝说下,刘郃答应了。他们又联络了尚书刘 纳,并进一步和阳球密谋。阳球的妾是中常侍程璜的女儿,她把阳球的密谋告诉老父程璜,消息渐渐泄露。曹节等人得到风声,就用贵重礼物去贿赂程璜,同时也向他施加威胁,程璜恐惧了,就把阳球的计谋全盘透露给了曹节。曹节等先下手为强,来了个恶人 先告状,一起向灵帝刘宏报告,说永乐少府陈球和司徒刘郃、步兵校尉刘纳、卫尉阳球, 来往频繁,互相勾结,将有不轨行为。刘宏见他们人多语合,不像诬告,不禁大发雷霆, 命令曹节等带领卫士,捉拿陈球、刘郃、刘纳、阳球,四人无从抗辩,各束手就缚,同入狱中。冬季十月十四日,四人在狱中依次被处死。正所谓:岀师未捷身先死。时年陈球62岁。

版权声明:
作者:陈克定
链接:https://www.cshyzqw.com/article/2022092112530.html
来源:陈氏后裔宗亲网
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