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氏宰相系列之陈宠

陈宠字昭公,是沛国汶县(今安徽虹县西南)人。其曾祖父陈咸,在西汉末年汉成帝、汉哀帝时因参与律令的修订而当过朝中的尚书。汉平帝时,大司马王莽辅政,将汉代的制度大多做了改动,陈咸见了心中非常不满。后来王莽因吕宽将污血向王家大门上泼一案,杀掉不买帐的何武、鲍宣等多人,陈咸长叹着说:“《易》中有‘君子见几而作, 不俟终日'的说法,如今吉凶之‘几’已见,我应当告老还乡了。”立即上书辞官而去。 王莽篡位自立为帝,下旨召陈咸为掌寇大夫,陈咸声称身染重病坚辞不就。当时陈咸的 三个儿子陈参、陈丰、陈钦都在朝中为官,陈咸令他们全部辞职,回乡父子相守一处,闭门不岀,仍用汉朝的祭礼。邻人问其中缘故,陈咸答道:“我先人怎么知道王氏祭礼呢?” 以后王莽再召陈咸入宫,他干脆回说已经病危了。又叫家人收拾律令文书,都放入夹墙 里珍藏起来。陈咸性情宽厚仁恕,经常告诫子孙们说:“为人议法,当依从于轻,虽有百金之利,仔细想来也不如人更重要。”

汉光武帝建武初年,陈咸之三子陈钦(即陈宠祖父)的儿子陈躬当上了廷尉左监,但不久陈躬就英年早逝了。

陈宠就是陈躬的儿子,他少年时就在家庭的影响下,饱读诗书,办事又干练明达。稍长就岀任为官,成为州郡吏员,后被推荐入司徒鲍昱府中任事。当时太尉、司徒、司空 三公的属员专愿交际游玩,并以谁能不做事或少做事为高明。陈宠对他们很看不惯,独自一人勤奋办实事,还多次向鲍昱陈说当世应办的急务。鲍昱很看重他的才能,将他升为府中辞曹,专管天下诉讼之事。经他所评定决断的狱讼案件,众人没有不心服口服的。 到这时由司徒府主管诉讼已有几十年了,但以往的讼案处理多有讹误浑错,以重为轻、以轻为重的事常有发生,致使一些贪官恶吏能够为非作歹,取巧生奸。陈宠为扭转过去的积弊,潜下心来,勤用功力替鲍昱整理出了《辞讼比》七卷,判决刑讼的法律条文后面, 都有相应的案件附上为例证。鲍昱将《辞讼比》上奏皇帝,得到批准,规定以后公府断案都要遵奉它为范本.以统一标准。

经过多次升迁,陈宠于汉肃宗刘炬即位初年(76)当上了手握重权的尚书。此时仍依照永平年间(58—75)的惯例,吏政比较严苛,尚书判决的狱讼案皆从重不依轻。陈宠认为趁新皇帝刚登基,应及时改变过去苛刻的为官习俗,于是上奏疏说:“臣深知先王之政,奖赏恰当而不过分,刑罚适合而不滥施,如果对某事刑赏不好掌握,宁可赏过一 点,刑却不可滥用。所以唐尧著典‘眚灾肆赦'(意思是:过误有害,应当缓赦);周公的座右铭是‘勿误庶狱'(意思是:只以正道处理公狱而不误);伯夷之典上有‘惟敬五 刑,以成三德'(意思是:以五刑为警示,可成就刚、柔、正直三种美德)。由此而言,圣 贤理政是以刑罚为首的。过去断狱严明从重,目的是震慑奸邪,奸邪的凶焰既已被打下去,就应该宽大一些了。陛下即位,带头实行此议,数次下诏指示众官,大力推行省刑的平政。但有关部门的官员,却未能领会陛下爱民之苦心,仍积习难改,重用刑法。断狱者为早定案,急于施行笞击等刑逼供,执行法令者厌烦于那些诋欺放滥的公文,也有的则借公行私,纵逞威福。理政就如同弹琴瑟这种乐器,大弦弹奏太急,则会导致小弦崩绝。所以春秋时子贡非难鲁国大夫臧孙的严刑峻法,而夸赞子产的仁政。《诗》中说: ‘不刚不柔,布政优优'(意思是:刑罚不猛不宽,则政事平和)。如今圣上仁德充盈天地之间,宜更弘扬先王之道,涤荡那些苛刻烦琐的做法。谨慎用法,轻刑薄罚,以有利于天下苍生;这即是用完全且宽广的至圣大德,以恭奉天帝的心意啊!”肃宗髙兴地采纳了陈宠之言,处理任何事都务必做到宽厚。稍后又特意下诏废除了膑刑等各酷刑,解除了对怪异之术的禁绝。下面报上来要求追究罪责的怪事有50多件,肃宗按陈宠奏疏的意思, 批示一律无罪,并下明诏,凡此等事再发生皆属无罪,不许追究。据说如此一来,就使政治清平了,人民安居乐业,并且屡有象征着吉兆的嘉瑞出现,当然这不过是封建史官的溢美之辞。

按照汉朝旧有的规定,判处罪犯该定死刑的,常在十二月勾决,而汉肃宗刘炟下诏改为十月份。元和二年(85年),天下大旱,粮食产量锐减,长水校尉贾宗等人上书说, 断狱终审不在冬尽的十二月进行,而改为初冬的十月,招致阴气微弱,阳气发泄,导致了旱灾,原因就在于此。汉肃宗将他们的言论交给朝中公卿讨论,陈宠经过认真思考,写岀奏疏上奏,根据当时天文气象所达到的水平,批驳了贾宗等的说法。汉肃宗看完高兴地采纳了陈宠的意见,决定断狱终审时间不复改动。

陈宠处世周密,经常谈起作人臣者应尽的忠义.尽力认真地去办公务,以不负皇帝的重托。自他进入尚书台主持中枢要务以来,就辞谢了所有的门客,还断绝了与知友的交往,只是一心扑在公务上。因此朝廷对他很是器重。

皇后窦氏之兄名叫窦宪,此时任职侍中,他向肃宗皇帝推荐真定令张林有才能可任尚书。肃宗问陈宠是否合适,陈宠回答说:“张林虽有才能,但其平日品行贪婪污浊,依臣之见,此人并不合适。”窦宪知道后深恨陈宠。但他凭着姐姐向汉肃宗吹枕边风,仍然使张林晋升为尚书。不过果不岀陈宠所料,张林很快就因贪赃枉法罪被解了职。章和二年(88)正月,汉肃宗病死,年仅10岁的皇太子刘肇即位,即汉和帝。窦太后临朝称制, 窦宪遂执掌了朝中大权。窦宪终于得到了报复陈宠的机会,他向其姐建议,令陈宠负责主办大行皇帝的丧事,想从中找碴陷害之。黄门侍郎鲍德平素就很敬重陈宠的人品,得知窦宪的阴谋,就对窦宪的弟弟夏阳侯窦环说:“陈宠为先帝效忠,深得先帝倚重和信任, 所以将他长期留在左右以备顾问,对其赏赐也不同于常人。如今听说不但得不到忠能之赏,却要硬找其微小的过错予以加害,这样做恐怕也有损于辅政的窦宪大人宽厚容人的美德呀!”窦环也爱才德都好的士人,认为鲍德说得很对,由于他们力保,陈宠才躲过这场祸事,调出京城,担任了泰山郡(今山东泰安)太守。

后来陈宠奉调转任广汉(今属四川)郡太守。西州的豪强大族兼并土地很厉害,官吏又多数奸贪,诉讼的官司每天达100多起。陈宠到任后,重用良吏王涣、镡显等,将他们视为心腹,放手治理了一个阶段,讼案之数降了下来,郡中始得清静安宁。过去雒县(今四川广汉北,当时为广汉郡治)城南,每逢阴雨天气,常有哭声传入郡衙府中,几十年来皆如此。陈宠听说了这事,怀疑其起因,便派小吏到民间细查,很快得到回报: “天下纷争大乱时,那个地方有许多人死难,至今尸骨还没有安葬,可能是这个原因吧?” 陈宠闻报心中很难过,长叹一声,立即下令雒县派人收拾全部遗骨,妥为安葬。从此哭声就再也没有了。

永元三年(91),窦宪为大将军统率军队远征匈奴,上至朝中公卿下至郡国官吏,无不派员或子弟献礼贡物,只有陈宠与中山相张郴、东平相应顺三人刚直不阿,没有巴结送礼。后来汉和帝听说了这件事,特下诏提拔陈宠为大司农.提拔张郴为太仆,提拔应顺为左冯翊。

永元六年,陈宠代郭躬当上了廷尉。陈宠性格也有仁德果决的一面,他成了负责司 法狱政的主官后,对于疑难的狱讼常常儿次讨论,亲自上奏皇帝,且每次都把有关经典条文附上,务求能予宽恕,汉和帝往往釆纳他的意见,因此挽救了许多人的生命。以往援用法律条文,苛细周纳,以入人罪的苛刻弊端,从此得到改变。陈宠又动手校正律令条文,凡超出《甫刑》范围的一律删除。他上奏皇帝说:“臣闻礼经300,威仪3000,所以以《甫刑》列了大辟罪200,五刑所属之罪3000.远离礼者,则加之于刑,失礼者则入刑,礼与刑相辅相成互为表里。而今律令死刑罪有610种,轻刑罪有1698种,允许以钱相赎的罪还有2681种,已比《甫刑》多出了1989种,其中大辟罪多410种。可赎与不可赎之罪多出了近1600种。《春秋保乾图》中说:‘王者300年减除一次法律条文。’自大汉兴起至今已有302年,法律条文一代一代的主官都有增加,以至几乎多到无限。另外律令由三家所岀,说法各不一样。应令三公与廷尉一起公正审定,以符合经典与道义为标准,使大辟罪仍为200种,而可赎与不可赎的轻刑罪共留2800种,总计3000种就可以了。删除多余的全部律令,与礼经相对应,以改换天下人的视听。致使无人犯法、刑罚无处可用的美谈,传之后世万代。”但奏疏刚递上去,还没等到皇帝批准实行,陈宠就因犯有纵容狱吏与囚犯互通消息之罪,而被追究责任。汉和帝特下诏令,赦免陈宠的罪责,降职为尚书。不久升任大鸿胪。

陈宠曾任过泰山与广汉两郡的太守,又当过朝中三个显官,在不同的职位上他都尽心竭力,很有政绩,被世人称赞。永元十六年(104),因徐防升为司徒,陈宠就被提拔为司空,填补了徐防的空位。陈宠虽然专习法律,但同时也兼通儒家经典,他上疏建议要人们普遍学习其中精粹部分,使众人都受到教化,被人们称之为名副其实的宰相。但他在司空位上只干了三年,就因病去世了。

陈宠的儿子名叫陈忠,在父亲的教育熏陶下,学业有成,后来当上了朝中尚书令,成为名臣。但却因为父亲的原因,为外戚等所不容。原来,在陈宠为司空时,太尉张禹、司徒徐防欲约陈宠一起上奏,请皇帝追封和熹皇后邓氏之父邓训为护羌校尉,而陈宠却以过去没有奏请追封的先例婉拒,但二人力邀,陈宠推托不过,只好同意署名。邓训被追加封谥后,张禹、徐防又约陈宠一起派各自的儿子到邓府即邓训之子虎贲中郎将邓骘家中送上礼物以拉关系,但此次陈宠坚决不干,使邓骘心中对陈宠很不满,所以陈忠在朝 中邓家面前总是不得志。邓家破败后,陈忠又调回朝中再任尚书令时,却很快患病死了。

版权声明:
作者:陈克定
链接:https://www.cshyzqw.com/article/2022092019526.html
来源:陈氏后裔宗亲网
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