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氏妃后系列之陈氏

武宗正德十六年(1521)三月丙寅,大明 武宗皇帝朱厚照驾崩,按照惯例,应该由他的 长子继承皇位,但是不巧,这位皇帝不但没有 长子,而且没有一个儿子。于是宪宗皇帝的孙 子、兴献王朱祐杭的儿子朱厚壞,被推上了、宝 座,是为明世宗。

第二年,改元嘉靖,立王妃陈氏为皇后。陈 皇后是元城(今河北大名)人,她是朱厚熜为 兴献王时的妃子。刚即位的朱厚熜还没有明目 张胆地表露其私欲,但他临朝时精神欠佳的现 象,已被大臣看岀来了。当时大理卿郑岳曾委 婉地劝说他:“皇帝陛下应该遵守圣祖的训示: 寡欲勤治。宫中的安寝应有节制,宫人进御应 有定时,退朝应到文华殿裁决奏章,天黑后再回宫,以便养精蓄锐,益寿延年。”朱厚炮 根本听不进去。嘉靖七年(1528)十月的一天,朱厚熜和陈皇后坐到了一起,这种夫妻 同享秋光的情景,对陈皇后很是难得,加上她身怀六甲,日臻临盆,想着自己即将生个 小皇帝出来,她沉醉在欢乐之中。正在这时,张、方两位妃子献上芳茗,正沉浸在遐思 中的陈皇后缓过神来,拿过茶杯,一抬头,发现就要作爸爸的朱厚熜正目不转睛地看着 张妃的手。张妃的手也真有特色:那纤纤玉指,如削尖葱白,托一杯芳茗,恰似甘露菩 萨冉冉降临;更可爱的是,十指修长,灵巧无比,抚弄那茶托,如正要弹奏一首醉仙曲。 朱厚熜正在专心欣赏,仔细回味,忍不住欲火中烧,有一种腾云驾雾之感。这边陈皇后 义愤填膺,勃然大怒,投杯而起。这一举动可败了朱厚熜的兴,他立即喝住陈皇后,大 发脾气。盛怒之余的陈皇后,受此惊吓,不仅胎儿流产了,连她自己也因此被夺去了生 命。世宗朱厚熜!余怒未消,下令丧礼从简。并给了陈皇后一个“悼灵”的谥号。第二年 三月,将陈皇后埋葬在襖儿峪。埋葬的那一天,也只是梓宫出王门,大臣们到现场一天, 便把这位国母打发到地府去了。给事中王汝梅感到太不象话,上疏谏争,也是空言无补, 无人理睬。陈皇后的父亲陈万言,在女儿被册立时得到了鸿胪卿的官职,后又改都督同 知,封泰和伯。兄弟陈绍祖也曾得到尚宝司丞的印绶,赐第黄华坊,建房西安门,给田 800顷。当时言官余瓒、给事中张汉卿以及巡抚刘麟、御史任洛等多方谏阻,统统无效。 陈皇后一朝失宠去世,父亲被罢黜,兄弟不让嗣封。

嘉靖十五年(1536),礼部尚书夏言旧事重提,议请改谥。这时的朱厚熜因为贪恋太 多,纵欲无节,即位近十年的朱厚熜仍然没有儿子,因而怀念起了陈皇后,于是改谥陈 皇后曰孝洁。穆宗即位后,礼臣们商议:“孝洁皇后,是大行皇帝的元配,应该合葬祔庙。 ……大行皇帝升祔时,应该奉孝洁配,迁葬永陵。”穆宗同意了礼臣们的意见,陈皇后的 墓地才由襖儿峪迁到了永陵。又尊谥她为孝洁恭懿慈睿安庄相天翊圣肃皇后。

版权声明:
作者:陈克定
链接:https://www.cshyzqw.com/article/2022091808456.html
来源:陈氏后裔宗亲网
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