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氏皇帝系列之陈茜

 

陈霸先的哥哥陈道谭有个大儿子陈茜,字 子华,长得一表人才,有胆有识,知书识礼,举 止文雅,从小就得到陈霸先的喜爱。陈霸先常 对人说:“这孩子是我们陈家的英秀。”

侯景之乱时,陈茜避难于临安。陈霸先举 兵之后,吴兴太守信都遵收捕陈茜,送入建康。 陈茜在衣袖中密藏一把锋利匕首,想在侯景召 见时行刺。及至到了建康,侯景没有召见便把 他交付郎中王翻幽禁看守,所以没能达到目的。 陈霸先攻破建康,陈茜才得见天日,授官为吴兴太守。

陈茜初登仕途,就显示出非凡的军事才能。 当时吴兴所辖宣城有纪机、郝仲等各聚众千余 人,骚扰百姓,陈茜到任后即率兵征伐,马到 成功。承圣二年(553),梁元帝萧绎授陈茜为 信武将军,监南徐州事。承圣三年,陈霸先北征广陵,以陈茜为先锋,每战必捷。霸先更加器重陈茜,遇事总要和他商议。

绍泰元年(555),王僧辩废萧方智,立贞阳侯萧渊明。陈霸先决定讨王僧辩,召陈茜商议。陈茜说,“僧辩的女婿杜龛现在是吴兴太守,如果他听说建康宥变,必然会侵犯我们老家,祸及那里的人民。”霸先遂密令陈茜回吴兴长城,立栅筑垒防备杜龛。十月, 王僧辩被杀,杜龛果然发兵掩袭长城。当时陈茜才收集了几百人,战备又少,将士都非 常害怕,陈茜却谈笑自若,从容部署,毫不惊慌,一下子就安定了大家的情乳绪。杜龛部将杜泰知道栅内兵员不多,率众日夜全力苦攻,陈茜激励将士,身当矢石,坚守几十天。 杜泰见沾不了便宜,只好引兵退走。后来陈霸先派周文育率兵攻杜龛,陈茜随军同去。杜 龛兵力雄厚,又占据冲要地形,易守难攻。陈茜派部将刘澄、蒋元举率先强攻,击败龛军,为消灭杜龛立下了头功,

太平元年(556)二月,王僧辩党羽东扬州剌史张彪,也起兵反叛,围攻临海太守王怀振。怀振派人求救,陈茜与周文育奉命前往赴援。二人轻兵直抄会稽张彪老巢。军至会稽,张彪部将沈泰开城门投降,陈茜入城尽收张彪部曲家室。张彪闻信赶来,被陈茜 击败,逃入若耶山中。陈茜部将章昭达入山搜捕,在山民协助下将张戯杀死,传首建康。 陈茜因功授持节、都督会稽等十郡诸军事、宣毅将军,会稽太守。陈茜又派兵扫平了各地深山老林中的山越,因此威名大振。

陈霸先受禅建陈后,陈茜被封为临川郡王,邑二千户,拜侍中,安东将军

永定三年(559)六月,陈茜在南皖镇守,从豫章得胜回师的侯安都前来拜访。两人 相见,正亲热叙谈,忽然传来陈霸先去世的噩耗。陈茜与侯安都惊愕异常,当即整装奔还建康。当时,皇子陈昌尚在长安当俘虏,陈朝形势十分严峻:内无嫡嗣,外有强敌,朝 无重臣,宿将皆带兵在外,只有中领军杜稜典领禁军在建康守卫。章皇后召杜稜及中书 侍郎蔡景历入宫商议,决定秘不发丧,依遗诏急征陈茜还朝。由杜稜负责安全,景历负责准备敛具。时值炎夏,尸体容易腐烂,必须马上制作棺槨,因怕刀斧声传出,特地用 蜡制成秘器。文书诏敕,一切照旧宣布施行。

陈茜回到建康,入居中书省。侯安都与群臣商仪奉陈茜为帝,陈茜坚辞不可。侯 都入见陈茜,说:“今日能够继承大统的,除王还能有谁呢?王应当顾全大局,切不可因 拘守小节而误了国家大事!”陈茜点头答应。安都即出外召集百官,请章皇后下旨立临川 陈茜为嗣君,百官皆面面相觑,不敢应声。章皇后此时因陈茜推让,也希望让她儿子陈昌回来继位,迟迟不肯下令。侯安都见事情紧急,厉声说道,“现在四方未定,怎么能坐等衡阳王(陈昌)回来?且临川王(陈茜)平定东土,有大功于天下,应该立为嗣君。今 日之事,后应者斩! ”他一面说一面按剑登殿,请章皇后拿岀玉玺。又亲手解开陈茜头发, 催他发丧,把陈霸先灵位迁到太极西殿。然后由章皇后颁布诏令,以临川王陈茜篡承大 统。陈茜遂正式即位称帝,以候瑱为太尉,侯安都为司空,杜稜为领军将军.

盘踞在长沙的王琳原是反对陈霸先的骨干,这时听说陈霸先已死,嗣主陈茜初立,国事未定,决计乘机大举。以少府孙场为郢州剌史,总管后方留守事务,王琳自已则带着傀儡梁永嘉王萧庄岀屯濡须口,北齐扬州道行台慕容俨闻信亦率军临江,遥为声援。同 年十一月,王琳进逼大雷(今安徽望江),陈茜命侯瑱、侯安都及仪同徐度等将领调集戎 兵,严加防御。安州刺史吴明彻夜袭湓城。不料王琳早巳有备,先派巴陵太守任忠,伏兵于必经之路,击败明彻,明彻只身逃回。王琳引兵东下,进至栅口。候瑱督军出屯羌 湖,与琳相持百余天。转眼到了春天,水势渐涨,王琳引合肥、巢湖之众,舳舻相接,顺 流而下,在虎槛州与侯瑱所率陈军隔洲而泊。第二天,双方激战,王琳失利,退保西岸。 傍晚,忽然刮起了东北风,大风把王琳舟舰全部摧毁,没入沙中,至次日天明,风浪稍 息,王琳赶紧令人修整船只,候瑱等亦引兵退入芜湖。正在此时,王琳接到孙玚急报,称 北周乘王琳东下之机,派都督荆、襄等五十二州诸军事,荆州剌史史宁将兵敷万袭击郢 州,请王琳还军救援。王琳闻报,恐怕动摇军心,便隐匿来信,仍率舟师东下,距芜湖 十里而泊,击柝之声闻于陈军。齐仪同三司刘伯球,也率水兵万余人前来助戡,行台慕容恃德之子慕容子会,亦领铁骑二千屯于芜湖西岸,遥为呼应,大有黑云压城城欲摧之 势。

陈将侯瑱毫不慌张,令军士佯避王琳锋锐,听他急进勿去。第二天早晨,候瑱令军 士升火做饭,等待战机到来。当时西南风刮得正緊,王琳自以为得到天助,引兵直趋建 康。侯瑱待琳军过尽,即挥师跟踪其后,陈军反居上风有利位量。王琳水军向陈船拋扔 火炬,却被大风吹回,反烧了自己船只。侯瑱乘机令士兵用拍竿攻击琳船,用牛皮蒙住 小船顺流冲撞敌舰,又以溶化了的铁水乱浇琳船。琳军大败,军士遍死者十有二、三,余 众弃舟上岸,亦被陈兵杀伤殆尽。齐军正在西岸观战,见此情景慌乱不堪,自相残踏,大 都陷于芦荻泥淖中,骑兵皆弃马逃去.返回者不过十之二、三。齐军将领刘伯球、慕容 子会皆被擒获。王琳于战乱中乘小船冒死突围逃到湓城,企图重整旗鼓,无奈再也没有人愿意跟着他干了,只得与妻妾及左右十余人,投奔了北齐。侍卫永嘉王萧庄的袁泌和 刘仲威,得悉王琳战败,连忙用轻舟把萧庄送回北齐,刘仲威随之投齐,袁泌则回来归 降了陈朝。围攻郢州的周兵听说陈军将至,撤兵自去。郢州守将孙玚知道大势已去,便 举州出降陈朝。至此,江南之地皆为陈所有。

衡阳王陈昌,与中书侍郎陈顼同在江陵被西魏俘往长安,北周建立后,陈霸先屡次请求放回二人,北周虽然答允,却总是并不真正放行。陈茜即位后,周朝为使兄弟争位 才真的放陈昌还国。走到半路,正赶上王琳起兵,只得暂居安陆。王琳败后,陈昌由安陆启程,将渡江时,给陈茜写了一信。陈茜见信中词语多有不逊,很不高兴,对侯安都凄然说道:“太子将至,我想别求一藩,在那里终老天年。”安都愤愤不平地说:“主位已 经确立,怎能再有移动?我虽然很愚昧,但不敢奉此诏令。”陈茜便问安都有什么办法? 安都说:“让他就藩食邑就是了。如果皇上同意,我愿意前去迎衡阳王回朝。”,陈茜即命安都过江迎接陈昌,文武群臣希旨上表,请加陈昌爵命,以定主次之分。陈茜遂下诏以陈昌为骠骑将军,扬州牧,仍封衡阳王。陈昌由安都陪同入境,船至长江中流,安都趁 陈昌不备,将他推落水中。待打捞上来,已是一具死尸。安都还报建康,谎称衡阳王不 慎落水而死,陈茜心里明白,不久即给侯安都进爵清远公,又升始兴为东衡州,以安都堂弟侯晓为刺史。安都的儿子侯秘,当时才9岁,陈茜也让他当了始兴内史.

陈茜的太平日子过了不到半年,陈朝又与北周发生了一场冲突。天嘉元年(560)八 月,北周军司马贺若敦率众一万,掩袭武陵。武州剌史吴明彻抵挡不住,撤还巴陵。贺若敦也不追赶,引军救援正遭到陈军攻击的巴、湘二州。陈太尉侯瑱屡战失利,贺若敦乘胜深入,驻军湘州。时值九月,秋水泛滥,周军粮援断绝,靠四处打粮过日子。若敦恐怕侯瑱探知虚实,便在营内堆起许多土堆,上面盖上粮米,然后召集附近村民来军营 参观,故意显示粮多。侯瑱信以为实,不敢进逼。若敦又増修营垒,造房建屋,作长留之计,侯瑱等也无可奈何。军情报知建康,陈茜又命徐度、侯安都分别率军援助候瑱。至十二月,周军开始动摇,巴陵城主尉迟宪投降陈朝;接着,独孤盛率部由杨叶洲潜逃。贺若敦成为孤军,不得已亦于次年正月拔营北归。至此,武陵、天门、南平、义阳、河东、 宣都各郡全部平定,巴陵地区在被北周控制数年之后,复归南朝所有。

湘州战后,北周见陈国势正强,不欲再起战端,便于次年(561)六月派殷不害出使 建康,与陈议和,答应归还安成王陈顼,陈则将黔中及鲁山郡让与周朝。陈天嘉三年 (562)正月,北周派杜杲护送安成王陈顼回到建康,陈茜授陈顼为中书监、中卫将军,然 后召见了杜杲,不冷不热地说:“家弟今蒙礼遣回国,实在是周朝的恩惠,不过要不是割 给鲁山之地,恐怕也不会送他回来吧?”杜杲善于词辩,当即义正词严地回答说:“安成 王在长安不过是一介布衣,而在建康则是陛下大弟,其价岂止一城可比!本朝圣主敦睦 九族,推己及人,所以遣安成南归。现在陛下竟说是用地换人,恐怕不是我所敢听到的。'‘ 陈茜闻言,不觉羞惭,只好说:“刚才所说,不过是开个玩笑,请你不必介意。”从此待 杜杲礼遇有加。

与周言和同时,陈与齐的摩擦也逐渐缓和。自王琳在芜湖战败,与永嘉王萧庄入齐 后,齐孝昭帝便让王琳岀屯合肥,召集故吏旧卒,再图进取。陈朝合州刺史裴景晖,是 王琳兄长王珉的女婿,闻信即与王琳联系,请以自己的部曲为向导引齐师入境。齐孝昭 帝令王琳与行台左丞卢潜率兵前去。王琳正沈吟不决,景晖恐怕事机泄露,自己投奔了 北齐。原定计划因此成为泡影。孝昭帝以王琳为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扬州刺史, 封会稽郡公,让他和卢潜镇守寿阳,待机而动。王琳虽数次想南侵,但都被卢潜以时机 不成熟为理由挡住。这样拖拖拉拉就到了天嘉三年(562)二月,陈文帝与北周议和已成, 便派人送信到寿阳,表示愿意与齐和亲。卢潜不顾王琳反对,将信转呈朝廷,并上表建 议息兵。新登基的齐武成帝高湛同意卢潜的意见,派散骑常侍崔瞻到陈朝聘问,并归还 了陈南康王陈昙朗的灵柩。为避免发生冲突,高湛还让卢潜当了扬州刺史,领行台尚书; 把王琳调到远离边境的沧州当剌史。这样,陈和齐的边境也恢复了和平。 ,

陈茜在对北朝的周、齐采取“和”的方针的同时,对南朝内部的地方势力继续实行 了 “战”的方针。天嘉二年(561)十二月,陈茜派南徐州刺史候安都讨伐缙州剌史,领 东阳太守留异。留异曾多次派长史王澌入朝,王澌每次回去都说朝廷虚弱,留异深信不 疑,因此根本不把朝廷放在眼里,虽然表面上仍上表称臣,实际上却暗与王琳通使来往。王琳兵败以后,陈茜派左卫将军沈恪去代替留异,留异乃发兵下淮抗拒,沈恪战败退回 钱塘。其后留异虽然上表谢罪,但也深知朝廷必将发兵征讨,所以加紧进行备战。当时 留异认为官军必由钱塘沿江西上,故防守侧重于水路。不料天嘉三年(562)三月,侯安 都走陆路由诸暨出永康,距东阳郡仅百里。留异大惊,急奔桃枝岭,于宕口立栅抗拒。侯 安都督军进攻,被流矢击中,鲜血流至脚踝,仍指挥自如,颜色不变。这年夏天,安都 又因山筑堰,使水位上涨,船舰进去,正好和留异城墙一样高,下令士兵用拍竿去碎城 堞,攻入城内。留异与次子忠臣逃奔晋安,投靠女婿陈宝应。留异党徒向文政据守新安, 陈茜派贞毅将军程文季率三百骑兵攻打,文政战败投降,陈茜即以程文季为新安太守。

陈宝应原为闽州刺史,陈茜因同宗之故授他父亲为光禄大夫,子女亦皆受封爵,并 命宗正将宝应一族编入宗籍。但陈宝应因娶留异之女为妻,始终不能为朝廷所用。宝应 有一谋士虞寄,甚有识见,曾多次规劝宝应归顺朝廷,宝应总是不听。虞寄见宝应固执 己见,便避居东山寺中,穿居士服装,佯称足疾,杜门谢客。宝应数请不出,就派人烧 其住屋,虞寄仍安卧不动,随从要扶他外出躲避,虞寄坦然地说:“我命悬人手,能躲到 哪里去呢?”宝应见虞寄如此,只好命人将火扑灭。

天嘉四年(563)十二月,陈茜令护军章昭达进军建安,往讨陈宝应;并诏益州刺史 余孝顷督率会稽、东阳、临海、永嘉诸军由东道配合昭达。第二年十月,陈宝应据守晋 安、建安二郡,水陆设栅,抵御昭达。昭达攻陈宝应初战不利,顿兵上流,命军士伐木 作筏,待机而动。适逢天降大爾,江水猛涨,昭达督军放筏进攻,连拔宝应水栅。又岀 兵攻其陆军,刚刚交锋,余孝顷率兵赶至,两下合力夹攻,宝应大败,逃往莆田,对他 儿子说:“早听虞公之言,何至今日!”不久昭达追至,宝应束手就擒,留异及其族党也 全部受缚,送往建康,皆被处死。只有留异长子贞臣因为是陈茜的女婿,得以免死。

留异、陈宝应平后,反叛势力只剩周迪一股。周迪原为江州刺史,天嘉三年(562),陈茜 征周迪岀镇湓城,且要他入朝陛见。周迪因江州为其老巢,所以犹疑观望,不受诏命。豫章 太守周敷独自入朝,被封为安西将军,并赐给女妓金帛,仍使据守豫章。周迪认为周敷素在 己下,现在竟得到如此恩宠,深怀不平,便与留异勾结,派兵攻袭周敷。周敷已有所备,所以周迪未得便宜。陈茜听说周迪进兵豫章,即派安右将军吴明彻为江州刺史,督率高州刺史 黄法()、豫章太守周敷共讨周迪。天嘉四年(563)春,周迪溃败,妻子皆被官军俘获,周迪只身奔晋安依附陈宝应,宝应拨兵给周迪,让他继续与朝廷作对。

周迪经过一番休整,到这年九月,又开兴风作浪。两个月后,再次被章昭达击破, 周迪逃入山谷。因周迪出身寒微,做官时体恤民情,所以深得当时百姓拥戴。他们把他 藏匿起来,哪怕杀了这些百姓,也没有人肯说岀他的行踪。章昭达搜寻不着,只好作罢, 转而去建安讨伐陈宝应。昭达走后,周迪召集余众,于天嘉五年(564)十月再出东兴。 镇守东兴的宣城太守钱肃举城投降。吴州刺史陈详率兵袭击周迪,也被打败,周迪势力 又发展起来。先前已经升任南豫州刺史的周敷,率领军卒出屯定川,与周迪对垒。周迪 写信骗周敷说:“我昔日与老弟戮力同心,今天怎么能互相拼命呢?现在我愿伏罪还朝, 很想与老弟说说心里话,希望能先与你一起盟誓为证。"周敷信以为真,即与周迪设坛会 盟,不料刚登坛台,就被周迪杀害。消息传至建康,陈茜诏令抚恤周敷遗属,并遣都督 陈灵洗率兵讨周迪。陈灵洗由鄱阳小道进兵,出敌不意,大破迪军。周迪与身边十余人 窜伏山洞中。日子一长,生活艰难,周迪派人偷偷到临川购买鱼虾,被临川太守骆牙抓 获。骆牙命这个俘虏带路,派心腹勇士随之入山,将周迪斩杀。

正当陈茜致力于讨平陈宝应、周迪等地方势力的时候,他与侯安都之间的矛盾也在 迅速激化。安都自认为有拥立之功,日渐骄横,经常招聚宾客,骑射赋诗,动輒千人。部 下将帅,亦多目无法纪,恃强凌弱,一出问题,便跑到安都家中藏身。陈茜为人本好严 察,听说安都庇护罪犯,不兔产生猜嫌之心,安都却亲无觉察,就是对陈茜也很不恭敬。 一日,安都陪陈茜在乐游园宴饮,酒至半酣,安都问陈茜说:“陛下现在比做临川王时如 何?”陈茜默默不应。安都却不识趣,再三追问,陈茜才勉强答道:“这虽是天命,却也 是靠了你的力量。"安都大喜,宴毕又要求借用全套设施,打算和他妻妾-起在那里宴饮, 陈茜虽然碍于情面借给了他,心中却很不高兴。第二天,筷安都在乐游园中坐在御座上, 宾客则居于群臣之位,向他举杯祝寿,就象大臣对皇帝一般。有人报知陈茜,陈茜愈加 不满。不久,重云殿发生火灾,侯安都率将士带甲入殿,陈茜更为恼怒,决计除掉安都, 开始秘密准备。换安都还镇以后:陈茜屡次派人审问安都部下,搜査逃犯叛逆之人。候安都闻信内心不安,派别驾周弘实去走中书舍人蔡景历的后门,请他多多关照,并向他 打听消息。谁知蔡景历将这种情况一五一十全都报吿了陈茜,为了讨陈茜的欢心,又褫添油加醋说侯安都要谋反。陈茜抓住了把柄,便等待机会收拾候安都。天嘉四年(563)五 月,侯安都由京口还建康,把队伍驻扎在石头城。六月,陈茜召安都在嘉德殿宴会,并传其部下将帅会集于尚书省听令。就在宴会上,陈茜令禁军将安都拿下,并收缴了其部 下将帅的马匹武器。随后,陈茜将蔡景历表状出示于群臣,并下诏揭发安都罪恶。第二天,陈茜赐安都自尽。

至此,陈朝外与北齐、北周和平相处,内则诸逆俱平,朝野无事。陈茜可望做个太平天子了。谁知好景不长,天嘉七年(566)四月,陈茜的陈年老病忽然变得严重起来, 而且药石无效,过了几天,便离开了人世,年仅45岁。

至天康元年(566)六月,葬陈茜于永宁陵,谥号文皇帝,庙号世祖。

版权声明:
作者:陈克定
链接:https://www.cshyzqw.com/article/2022091709429.html
来源:陈氏后裔宗亲网
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