岿然不动:下邳陈氏纵横史

三国汉季,号为丧乱;州郡之主物换星移,士族门阀却不动如山。

下邳陈氏是东汉巨族,在《后汉书》中被誉作“历世著名”。其家族在汉末三国的代表人物,有沛国相陈珪、广陵太守陈登、汝阴太守陈琮、扬州刺史陈瑀,名震天下。

本文主旨,在于论述下邳陈氏在三国时代的纵横捭阖,并剖析其行为逻辑。

从表面记载看,诸陈的政治立场十分模糊:或依附袁术、或依附吕布、或依附刘备、或依附曹操。

但从深层探讨,诸陈的政治立场其实相当一致:即盘踞徐州,依附于最强势力,借此维护家门不坠。

至于个人感情,比如陈珪与袁术的交情,陈登与刘备的交情,重要程度均在家族利益之后。

无论是陈珪、陈瑀还是陈登,皆如此类。这也是彼时“门阀政治”的另类映射。

本文共 5300 字,阅读需 10 分钟

① 淮浦陈氏的特殊地位

下邳淮浦陈氏,是汉末顶级豪族之一。

按《后汉书 陈球传》记载,陈亹为广汉太守,其子陈球为太尉,球弟陈瑀,先后为扬州刺史与吴郡太守,瑀弟陈琮,为汝阴太守;瑀从弟陈珪,为沛国相;珪子陈登为广陵太守。

陈球字伯真,下邳淮浦人也。历世著名。父亹,广汉太守。子瑀,吴郡太守;瑀弟琮,汝阴太守;弟子珪,沛相;珪子登,广陵太守。并知名。--《后汉书 陈球传》

陈球年少时,被与“累世公卿”的汝南袁术并称为“公族子孙”。其背后影射的,便是显赫的家族履历。

下邳陈珪,故太尉(陈)球弟子也。(袁)术与(陈)珪俱公族子孙,少共交游。--《魏书 袁术传》

陈氏家族在徐州的能量极大,陈珪子陈登,敢骂辱扬州出身的刺史陶谦为“彼州”,因为陶谦“亲信小人”而“疏远君子”,没有充分维护徐州门阀的利益。

(陶)谦死,(糜)竺率州人迎先主,先主未敢当。下邳陈登谓先主曰:“彼州(指陶谦)殷富,户口百万,欲屈使君抚临州事。”--《蜀书 先主传》

彼州(指陶谦)殷富,户口百万

陶谦死后(194),陈登找到刘备,表示“愿招募十万甲兵”;这并非信口雌黄,因为建安四年(199)曹操征讨吕布时,陈登真的“率郡兵为先驱”,还因功受封伏波将军。

太祖到下邳,(陈)登率郡兵为军先驱。(吕)布既伏诛,登以功加拜伏波将军。--《先贤行状》

这种出身,决定了陈氏的核心追求,是“家族利益至上”。至于谁做徐州之主,对陈氏而言反倒无足轻重。

比如袁术与陈珪,“俱公族子孙,少共交游”,私交甚笃。但在初平四年(192)袁术拘禁汉廷使者马日磾时,陈珪便没有站在袁术一边。

陈珪还写信给袁术,骂他“阴谋不轨,以身试祸”,最后信誓旦旦地表示“欲吾营私阿附,有犯死不能也”——即坚决拒绝袁术的拉拢,乃至依附于刘备与吕布。

(陈珪曰)以为足下(袁术)当戮力同心,匡翼汉室,而阴谋不轨,以身试祸,岂不痛哉!欲吾营私阿附,有犯死不能也。--《魏书 袁术传》

陈珪子陈登,也撺掇刘备自领徐州,还大骂“袁术骄豪,非治乱之主”。完全不顾两家交情。

(陈)登曰:“(袁)公路骄豪,非治乱之主。”--《蜀书 先主传》

再比如陈登,“湖海之士,豪气不除”,属于允文允武的公族游侠,他与刘备相互倾慕,互相唱和。

陈登夸刘备“雄姿杰出,有王霸之略”,刘备夸陈登“文物胆志,当求之于古也”。

(陈登曰)雄姿杰出,有王霸之略,吾敬刘玄德。--《魏书 陈矫传》

(刘)备因言曰:“若(陈)元龙文武胆志,当求之于古耳,造次难得比也。”--《魏书 吕布传-附传》

但在建安四年(199)刘备叛离曹操,作乱下邳时,彼时身在广陵的陈登,却毫无动静,并未跟随刘备作乱。

在刘备被曹操击溃后(200),陈登也并未追随刘备流浪,而是继续呆在广陵射阳县,后来死于下邳(亦称临淮)东城县,终身未曾离开徐州(见《先贤行状》)。

不难看出,对下邳陈氏而言,谁做徐州之主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徐州的主人是否能维护陈氏的利益。

在此方针指导下,诸陈甚至不惜通过诡计与背叛,来为徐州选择合适的主人。

② 陈瑀在扬州

陈瑀在扬州纵横捭阖,与袁术争衡。

陈瑀是陈珪从弟,陈登叔父。虽然他在《三国志》中无独立列传,但事迹见于《吴书》、《江表传》与《英雄记》。

关于陈瑀的记载,有一处十分怪异的地方,即初平四年(193)扬州刺史陈温之死。

按《英雄记》记载,陈温“自病死”。袁术遣陈瑀接任扬州刺史,袁绍遣袁遗出任扬州刺史,各自为战。

陈温字元悌,汝南人。先为扬州刺史,自病死。--《英雄记》

此处关于陈温下落的记载,未必可信。

因为初平元年(190)时,陈温还与曹洪谈笑风生(见《曹洪传》),顺便为曹操“募兵二千”(见《武帝纪》),之后长期充当袁绍的盟军,如何便“自病死”?

扬州刺史陈温素与(曹)洪善,洪将家兵千馀人,就(陈)温募兵,得庐江上甲二千人。--《魏书 曹洪传》

关于陈温之死的真相,《魏书 袁术传》与《后汉书 袁术传》记载得十分清晰,即陈温是遭袁术所杀。

(袁)术以馀众奔九江,杀扬州刺史陈温,领其州。--《魏书 袁术传》

袁术杀陈温,使陈瑀领扬州

换言之,陈温不是病死,而是遭到袁术讨伐而死。陈温死后,陈瑀在袁术的支持下,出任扬州刺史。

袁术更用陈瑀为扬州。(陈)瑀字公玮,下邳人。--《英雄记》

同一时间(193),袁绍派遣袁遗为扬州刺史,与袁术争夺淮南。

袁遗是袁绍与袁术的从兄弟,之前在兖州出任山阳太守,距离扬州颇远。

袁遗赶到扬州时,陈瑀已经占据九江,双方开战,袁遗战败,逃到豫州沛国,“为兵所杀”。

袁绍遣袁遗领州,败散,奔沛国,为兵所杀。--《英雄记》

彼时的沛国相,即袁术故交陈珪。此时(193)陈珪与袁术尚未完全决裂,考虑到陈瑀(陈珪从弟)担任扬州刺史,那袁遗之死,很有可能是陈珪的杰作。

然而陈瑀上任不久,便背叛袁术。

袁术战败,退保阴陵,又合军再攻陈瑀。最终驱逐陈瑀,占据寿春。

(陈)瑀既领州,而(袁)术败于封丘,南向寿春,瑀拒术不纳。术退保阴陵,更合军攻瑀,瑀惧,走归下邳。--《英雄记》

袁术驻军的阴陵县,亦隶属九江郡(陈瑀治所),在初平二年(191)时被部将孙贲夺占,成为进取寿春的桥头堡。

(袁)术从兄(袁)绍,用会稽周昂为九江太守,绍与术不协,术遣(孙)贲攻破(周)昂于阴陵。--《吴书 孙贲传》

注:九江郡即淮南郡,九江郡寿春县是扬州刺史治。

这里需要注意一点,虽然袁遗、袁绍、袁术存在血缘关系,但两任扬州刺史陈温、陈瑀却不存在血源关系。陈温是豫州汝南人,陈瑀是徐州下邳人。

③ 陈瑀与袁术、孙策的纵横捭阖

陈瑀败于扬州淮南,便逃回老家下邳。从他的驻兵地点“海西县”来看,陈瑀自兴平至建安初年(194-196)应该先后依附于刘备与吕布。

海西县隶属广陵郡,在下邳之东,丹阳之北。

按《吴书 吕范传》记载,“陈瑀自称吴郡太守,驻兵海西,与强族严白虎交通”。

下邳陈瑀自号吴郡太守,住海西,与强族严白虎交通。--《吴书 吕范传》

彼时的陈瑀,已经失去扬州淮南,自称吴郡太守,实系遥领。吴郡是孙策老家,陈瑀又与严白虎等豪帅勾结,可知陈瑀是以广陵为根据,图谋再度南下。

建安二年,徐扬局势

孙策部将吕范,受命讨伐广陵,“枭其大将陈牧,获其吏士妻子四千人”,陈瑀因此元气大伤。

(孙)策自将讨(严白)虎,别遣(吕)范与徐逸,攻(陈)瑀于海西,枭其大将陈牧。--《吴书 吕范传》

(孙策)遣吕范、徐逸攻(陈)瑀于海西,大破瑀,获其吏士妻子四千人。--《江表传》

从“陈牧”的姓氏来看,他很有可能也出自下邳陈氏。后来陈瑀堂侄陈登担任广陵太守时,便再度勾结严白虎,“欲报陈瑀见破之辱”。可知陈氏与孙策的敌对立场,是一以贯之的。

(孙)策前西征,(陈)登阴复遣间使,以印绶与严白虎余党,图为后害,以报(陈)瑀见破之辱。--《江表传》

如果结合《江表传》的记载,可知海西之战,其实就发生在建安二年(197)。

是年(197)袁术僭号于寿春,曹操则号召天下诸侯讨伐。彼时受到明确征召者,有吕布、孙策、陈瑀三人。

建安二年夏,汉朝遣议郎王辅奉戊辰诏书曰:“故左将军袁术不顾朝恩,坐创凶逆,造合虚伪……其(指孙策)亟与(吕)布、及行吴郡太守安东将军陈瑀,戮力一心,同时赴讨。”--《江表传》

吕布、孙策、陈瑀三人,因为历史原因,与袁术有嫌隙。因此成为曹操的首要拉拢对象。

但三人的政治立场,又各自不同。乃至出征前夜,陈瑀竟然伪造印绶,遣使赴扬州,煽动地方宗帅,造盟军孙策的反。

(陈)瑀阴图袭(孙)策,遣都尉万演等密渡江,使持印传三十馀纽与贼。--《江表传》

东窗事发,陈瑀、孙策率先反目,大打出手,即前文提到的吕范讨伐海西之战。

彼时(197)的袁术,看到敌方联军率先内讧,大喜过望,也制作了一批伪职印绶,遣使赴扬州,在孙策后院放火。

袁术深怨(孙)策,乃阴遣间使赍印绶与丹杨宗帅陵阳祖郎等,使激动山越,大合众,图共攻策。--《江表传》

然而需要注意的是,陈瑀与袁术虽然在“对抗孙策”问题上的行为相同,二者的立场却截然相反。因为陈瑀与孙策均为袁术集团叛将,三者绝无合作可能。

证据即陈瑀被孙策击败后,没有投靠袁术,而是北走冀州,投奔袁绍。

(陈)瑀单骑走冀州,自归袁绍,绍以为故安都尉。--《山阳公载记》

袁绍与袁术的敌对关系,见诸记载,无需赘言。

④ 陈登的辖区问题

陈瑀谢幕之后(197),其堂侄陈登出镇广陵。

陈登的辖区是特别值得注意的,陈登的辖区不在海西县,而在射阳县。

广陵太守陈登治射阳,即(陈)瑀之从兄子也。--《江表传》

从地理位置上看,海西在北,射阳在南。

陈登治广陵

换言之,吕范虽然在海西击败陈瑀,但并没有能力控制海西,因此不得不退回丹阳,将长江北岸拱手相让。最终陈登的驻地,竟然比陈瑀更加靠近南方。

这其实是因为徐州地势平坦,易攻难守。江南政权很难在此建立稳固防线。

孙权袭击关羽前夜(219),曾与吕蒙探讨“荆州与徐州的战略地位”,吕蒙提出“徐州易攻难守,即使用七八万军队卫戍,亦不保险”。

(徐州)地势陆通,骁骑所骋,至尊(指孙权)今日得徐州,(曹)操后旬必来争,虽以七、八万人守之,犹当怀忧。--《吴书 吕蒙传》

换言之,陈瑀虽然战败,介于地形因素,孙策依然无力控制广陵。

陈登在射阳县治兵讲武,昼夜操练,多次粉碎孙策的渡江战役;前后“斩首万计”,乃至“有吞灭江南之志”。

(陈登)甚得江、淮间欢心,于是有吞灭江南之志……贼望火惊溃,登勒兵追奔,斩首万级。--《先贤行状》

不难看出,陈登的文韬武略,比陈瑀强得多。那为什么吕布最初不用陈登镇守广陵,而用陈瑀呢?

这是因为建安初年的陈登,一直被吕布扣在下邳做人质。例证非一。

比如建安元年(196)曹操迎天子迁都,陈珪建议吕布释放陈登,让他出使许县,结果“布固不许”,直到许县主动示好,吕布才“即听登行”。

陈珪欲使子(陈)登诣曹操,(吕)布固不许,会使至,拜布为左将军,布大喜,即听(陈)登行,并令奉章谢恩。--《后汉书 吕布传》

可见陈登在建安初年,一直被禁锢在下邳,毫无人身自由。

这可能与陈登和刘备的亲密关系有关。吕布抢夺刘备地盘,对刘备的故旧势力,自然要严加提防。

不止陈登一人,陈登诸弟也被吕布扣押在下邳,直到吕布败亡前夜(199)才被细作救出。

时(陈)登诸弟在下邳城中,(吕)布乃质执(陈)登三弟,欲求和同。--《先贤行状》

即使如此,吕布统治期间,还是不得不任免陈珪为沛国相,任免陈登为广陵太守,可见下邳陈氏在徐州的强势地位。

⑤ 小结

下邳陈氏,被称作“历世著名”,绝非虚言。

从记载来看,无论谁做徐州之主,均不得不重用陈氏子弟。

昏乱如陶谦者、贪残如吕布者、雄杰如刘备者、英略如曹操者,均对陈氏委以重任。

在陈登“威震江东”之际(200),曹操极为忌惮,曾想将陈登调回,加以控制。然而广陵士民竟然“拔郡随之,老弱襁负而追”,盛况与后来刘备的“携民渡江”相似。

(曹操)迁(陈)登为东城太守。广陵吏民佩其恩德,共拔郡,随(陈)登,老弱襁负而追之。--《先贤行状》

陈登迁东城太守,广陵郡民“襁负而追”

最终妥协为陈登返回下邳,出任东城太守。东城郡不见于《后汉书 郡国志》,可知是临时设立。

东城县在临淮(临淮即下邳),可知陈登的东城太守,是曹操特意设置(改县为郡)。一方面不委屈陈登的豪族地位,另一方面避免“三互法”(任官避籍)的限制。因为陈登是下邳人,按制度不能担任下邳太守。

陈登在东城太守任上,一年即死(201),时年三十九。

(陈登)在广陵有威名。又掎角吕布有功,加伏波将军,年三十九卒。--《魏书 吕布传-附传》

虽然《方技传》称他是因“虫病”而亡,实际看陈登一年前勇斗孙策的精神状态,恐怕虫病只是托词,幕后可能另有蹊跷。

陈登之死,可以视作“家族中衰”的标志。陈登死后二十年(220),其子陈肃才被曹丕提拔为郎中(低阶武职),可知遭到了曹魏统治者的刻意限制。

文帝追美(陈)登功,拜登息(陈)肃为郎中。--《先贤行状》

这可能与曹操“高尚刑名,唯才是举”的政治方针有关,豪强大族的重新抬头,是在曹丕继位,颁布九品官人法之后。陈登子嗣的再度出仕,可能也和彼时的时代背景有关。

下邳淮浦陈氏,威震徐州,百姓畏服。陈登文武兼该,志大心雄,恐怕终难被曹操所容,因此落得“壮年夙殒”的下场。

魏晋之世,是门阀政治的全盛时代——州郡之主物换星移,世家豪族却不动如山。

下邳陈氏在淮泗地区的纵横史,大抵可以视作门阀政治的生动映射。

我是胖咪,百家号历史原创作者。漫谈历史趣闻,专注三国史。从史海沉钩中的蛛丝马迹、吉光片羽,来剖析展开背后隐藏的深意。

版权声明:
作者:陈克定
链接:https://www.cshyzqw.com/article/2022071020384.html
来源:陈氏后裔宗亲网
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