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正不阿的忠简之士——陈子壮

         珠江从浩浩茫茫的群山中奔涌而来,一路上穿山过峡,闯急滩,绕河  湾,浩浩荡荡。两岸山势渐趋平缓,沙岸烟树,阡陌房舍,鸡鸣犬吠,牧牛  晚归。远处已是岭南最大城邑一  一五羊城广州。

 广州近郊有一座山叫浔峰山,山高约三千丈,树木葱茏。山虽不高,却  到处岩石嶙峋,有些地方也颇为陡峭。数百年前,浔峰山东头山岭的一块岩  石上站立着一人,名叫陈浩。他顾盼四周,只见东南方向是一片莽莽的平  川,东面和远远的西南面两水相夹,水之畔一脉沙滩,在阳光下金光耀眼,  真是好一个金沙洲!平川周边几处若断若续的山丘,拼接起来,宛若一只展  翅的凤凰。平川上杂树间关,芳草丛生,俨如一只硕大的珠贝。金沙环绕,  珠水长流,山似凤凰,川如珠贝,这真是个宜丁宜财,子孙恒昌的好地方! 陈浩立即决定把家从珠江对岸的洞天堂檀香村搬到这里,此处便是广州城西面,地属南海县的沙坝村。

        陈浩先祖陈康延乃南宋绍兴年间进士,官至朝散大夫,自广东梅州南来  为官就一直定居于檀香村,至陈浩已历六代,但代代单传,使陈家显得人丁  单薄。陈浩面对村后小丘上留下的六座孤坟无言以对。于是潜心堪舆之学,  弱冠之年就与人结伴往江西拜访名师,三清山有其身影,龙虎山有其足印。  学成归来后以替人寻名山吉穴,专事堪舆风水为生。自然他不会忘却寻觅一  块让陈家繁衍生息、振兴家声的风水宝地了。

陈浩迁居沙贝村后,娶了邻近凤岗村辛氏姑娘为妻,一下子生了两个儿  子,大儿子早天,二儿名陈行宽,元至正年间登科为进士,阶征仕郎,历任江西中书行省检校,经济司事。夫人张氏也大有来历,其曾祖父即是有宋一  代岭南唯一的状元张镇孙。张氏生了三个儿子,至此沙贝陈家便真的开枝散  叶,瓜迭绵绵,人丁逐渐兴旺,今族人遍布香港、新加坡各地,更有族人陈  志成荣任新加坡部长级,实乃光宗耀祖、丕振家声。

         十二世祖陈锡致仕应天府尹,为纪念先祖,于明嘉靖十八年(1539年)  在沙贝村建造了“宋名贤陈大夫宗祠”,俗称世德堂。1993年8月,世德堂  被广州人民政府正式列为文物保护单位。宗祠占地九百平方米,座北向南,  大门口两边挂着一副大对联:  “一门七进士,四代五乡贤”,穿过天阶是大  堂,正中摆放着一座19米高,庄严肃穆的玻璃钢塑像,中堂悬挂着乾隆皇帝  御笔题的“忠简”牌匾,那就是本文的主角,一个将陈家的儒雅、忠烈家声  推上最高峰的人物一  一明万历四十七年钦点探花郎陈子壮。

  陈子壮(1596年-1647年)字集生,号秋涛,谥文忠,南海沙贝村  人,出生于广州九曜坊。其父陈熙昌进士出身,历任朝廷大官,伯父陈熙韶  任广西思恩府知府。其母朱氏是明进士朱让之女,南海九江人,性情娴淑,  家学渊源,知书明礼。陈子壮自小聪慧,勤奋好学,四岁能文,七岁能诗,  有神童之称。万历三十年中秋夜,其父在官邸花园宴客赏月,当时天色朦  胧,薄云罩月,有人触景生情吟诗道:  “天公今夜意如何?不放银蟾照碧  波”,陈子壮随口接道:“待我明年游上苑,探花因便问嫦娥”。众客皆称  奇,都夸此七岁小孩如此聪明,志气非凡,将来前途无可限量。后万历四十  七年果中探花,应了诗錢,时年二十四岁。陈子壮曾辅万历、天启、崇祯及  南明弘光、永历诸帝,但仕途并不畅顺。天启年间因违逆阉党之首魏忠贤而  黜官归乡,崇祯年间复职渐入佳境,后又因疾恶直言与皇帝政见有异而险招杀身之祸。罢官后在广州白云山九龙泉之上,修建云淙别墅。与其弟陈子升、黎遂球、区怀瑞、曾道唯、高来明、黄圣年、黎邦瑊、谢长文、苏兴裔、梁佑逵及区怀念等修复南园诗社,世称南园十二子,终日吟诗唱和。后在禺山书院授徒讲学。崇祯十六年(1643年),广州及邻近数县发生大灾荒,粮价高涨,广州城内乞讨者日渐增多。陈子壮不但自己出资,还四处奔走筹款,组织救济。他在城内分区设点,每天向饥民施粥。据《广州通志》记载,数千人因为得到他的救济而存活下来。

陈子壮是一个政治家,却生不逢时,与广东同乡、同龄、同科进士的好友东莞袁崇焕督师一样,皆值明末朝政腐败、社会动荡、百姓民不聊生之时,书生将兵,匡扶国祚。陈子壮以一个耿直书生,临危受命,毁家纾难,捐资募兵,无饷无援,屡战屡败,屡败屡战,义无反顾,最终杀身成仁。1644年李自成率农民起义军攻陷北京,崇祯皇帝自缢景山。福王朱由崧在南京称帝,号弘光,任命陈子壮为礼部尚书,加太子太保。弘光兵败后一班明朝旧臣在肇庆,拥立桂王朱由榔为帝,史称南明永历皇帝。永历帝封陈子壮为东阁大学士,兼吏兵礼三部尚书,督办广东、福建、江西、湖广军务。1647年明降将清总督佟养甲,总兵李成栋率清兵自闽入粤,最后攻陷广州。陈子壮在九江誓师,将二千余艘战船编为四营、率师直奔广州,手执宝剑站立船头指挥攻城八天,占领了西廊门炮台,惜因无后援只好退兵。其后陈子壮又联合张家玉、陈邦彦(史称岭南三忠)等起义军三十万,再次合攻广州未果,撤回九江整治军队。后李成栋率清军分兵攻打九江及高明,陈子壮退至高明,率全城军民昼夜登城防守,长子陈上庸、张家玉、陈邦彦先后牺牲。

陈子壮及其子上图二人率余下五百义勇浴血奋战,相当惨烈,结果全部战死,无一投降。陈子壮父子二人被俘,押回广州。佟养甲亲讯陈子壮,喝道:“还不下跪!”陈子壮岸然北面而立,反骂道:“你是谁!敢要我跪,头可断,膝不能屈,”又说:“道不同,不相为谋”。佟养甲恼羞成怒之下将陈子壮押到东教场行刑,竟然下令用利锯锯死他。行刑时,刽子手无法锯下去,陈子壮虽已成一个血人,仍厉声斥道:“蠢才!锯人需用板啊!”一言惊醒众刽子手急忙找来二块大木板,把陈子壮夹在当中,才慌乱中锯成两半,可惜一世英豪陈子壮血肉模糊,肝肠一地,尸横东郊,东教场上无人不垂首掩面,惨不忍睹。实时天空突然乌云密布,大雨如注,暴雷轰响,就在天公触怒之下,陈子壮就是这样为国捐躯,时年五十二岁。永历皇帝追封陈子壮为太师上柱国,特进光禄大夫,中极殿大学士,吏兵二部尚书,忠烈侯,谥文忠,追赠三代新诰命。

陈子壮又是个文学家,诗人和书法家。现留有《练要堂集》、《昭代经济言》、《秋痕》等遗作。传颂一时的粤剧“血染越王台”就是歌颂陈子壮的英勇就义传奇故事。陈子壮殉国后129年,乾隆皇帝褒禄前朝殉节诸臣,陈子壮得专谥忠烈祠,并赐“忠简”牌匾并题诗一首:“早敦直节,晚抗军锋,白刃无辞,丹心堪悯”。坊间流传因乾隆皇帝本是浙江海宁陈阁老之子,故对汉臣特有褒扬。

本文作者生于沙贝村,是世德堂第27传孙,自幼熟悉陈子壮忠烈事迹,后迁居广州就学,辗转到了香港、台湾、南非等地,从事休闲旅游,文化观光行业,现居于中国苏州,常往来于海峡两岸之间,无时不以故乡为念。某年清明因便回乡扫墓,夜宿阔别五十余载之故居,并参与祭祖餐叙,甫踏入宗祠即被其中一幅挂于墙上的先祖画像惊摄住。只因作者经高人指点而改名的名字竟然与当年开村之七世祖陈浩一样,巧合的是在家正是排行第七,而陈浩登山涉水寻找风水宝地与作者游遍大江南北之行业背景岂不相类?原名庆绵不也应证了本文所说的瓜迭绵绵?真乃巧合中的佳话。

(本文成文于2020年,以纪念世德堂第16世祖陈子壮为国捐躯373年)

版权声明:
作者:陈克定
链接:https://www.cshyzqw.com/article/202205271778.html
来源:陈氏后裔宗亲网
文章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
< <上一篇
下一篇>>